您的位置:首页 >本地 >

山东:战“疫”路上,没有一个人孤军奋战

山东:战“疫”路上,没有一个人孤军奋战

  “孩子,没事儿,我知道你们不方便,看不清,一针扎不上,可以扎两针,就算再多扎几针也没有问题。”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监护主管护师刘洁听到这句话后,转身泪目。2月10日,刘洁已经在武汉坚守了7天,当她在给一位患者进行静脉输液时,平时十分熟练的留置针穿刺操作,却因隔着厚厚的防护服和手套变得非常困难。

 

  刘洁是山东省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她和同事共负责16位病人,一名病危患者和15名病重患者。“老奶奶简单的一句话让我特别感动。我们素未谋面,但是她依然信任我。”刘洁在为病危女患者整理病床时,发现患者的自主呼吸和无创呼吸机不同步,便耐心地给她做了指导,教她如何配合呼吸。两个小时后,她氧合指数上升到95%。女患者摘下无创呼吸机吃饭时告诉刘洁:“说实话我戴着这个机器不舒服,但是如果你们让我戴,我就戴。我听你们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刘洁在手记中写下,“在这条不易的战‘疫’路上,没有一个人孤军奋战。自从来到武汉之后,感觉自己特别容易被感动。当我透过护目镜看着她们在好好吃饭,好好喝奶,类似再简单不过的动作也会让我满含泪水”。

  同日凌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医科副主任医师乔云踏入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这是她第一天进入病房。在这之前,这所医院曾经“1天接收多名重症病人,医护人员忙到极限”。她和同事迅速进入状态,熟悉接管病区的环境、系统、患者病情。“坐上班车的那一刻,没有了之前的紧张,有的是要投入战斗的紧迫感。”

  晚上8时30分,乔云脱下防护服走出医院后深吸了一口气,微凉又清爽的空气,让她感觉好好呼吸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殊性,很多治疗目前仍处于不断摸索和总结的阶段。乔云的手记中,最先记录的是一天的治疗方案,抗病毒药怎样使用、抗生素如何选择、激素何时增减、丙球剂量多少……乔云2月11日要值第一个夜班,夜班通常是医院最忙的时刻,很多新确诊的病人都是夜间入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