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本地 >

山东领导班子迅速回应,官方要求整改

山东领导班子迅速回应,官方要求整改

山东“合村并居”始末:山东领导班子迅速回应,官方要求整改

 

近日,山东“合村并居”现象在网络上引起了持续的争议。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研究员吕德文等学者纷纷撰文,质疑山东部分地区用强拆农民房子的方式推行合村并居,损害了农民的基本权利。

6月28日,在以“中国城镇化的未来之路:资源环境约束下的消费,集聚与平衡”为主题的第三次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20青年论坛上,中国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小鲁表示,当前城镇化的问题之一就是部分地区合村并居严重侵犯农民利益。有些地方政府在城镇化过程中,为了获取土地收入和推高GDP而强推合村并居,强拆民居,严重侵犯农民合法权益。

王小鲁认为,这种情况必须尽快制止并介入调查,对在这个过程中违法渎职者要依法惩处,触犯刑律的要追究刑事责任。如果上级政府官员把合村并居作为任务来推行,也应当追究法律责任。

“合村并居”争议

5月12日,贺雪峰发表了《合村并居,何必拆农民房子?》一文,以德州市为典型案例,揭示了山东省推行合村并居过程中出现的种种乱象。他在文章中介绍,德州市2014年规划将8000个自然村全部拆掉,建1000个左右的大型社区。由于财政紧张,不得不靠贷款建社区,向农民收取建设成本,以及降低建设质量标准。结果是农民搬到社区生活质量下降了,生产生活更加不方便了,还将原来计划到城市买房的积蓄用于买了社区质量很差的住房。

贺雪峰认为,山东省合村并居最简单的办法是将现在的行政村,改成自然村基础上的村民小组,将管理区改成行政村。改变体制,但不拆农民房子,更不拆掉自然村。

6月中旬,贺雪峰又连续发表了几篇文章,剖析合村并居背后潜藏的系统性风险:一方面,农民将被动“失地”,农村贫弱群体利益受到冲击;一方面,大拆大建带来巨大的财产浪费;最后,大部分农民获得的补偿款不够支付新房购置费用,已建成小区房屋质量和后期物业管理也存在问题。各地通过行政压力推动合村并居,基层干群关系紧张。

此外,从资金来源的角度来看,地方政府冀望套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搞合村并居。但贺雪峰认为,山东省并不缺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大范围合村并居形成的海量增减挂钩指标很难在市场上交易出去。因此,后果很可能是农民的房子已经拆了,政府却没有钱来建社区,农民即使想上楼也无楼可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