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

让教育行业的沸水继续“翻滚”

让教育行业的沸水继续“翻滚”

这其中,在线教育又尤其明显。随着“复工”推进,与之相对应的“复学”遥遥无期,湖北自不必说,其他“重灾区”例如湖南,最近刚刚宣布学校不得早于3月2日复课,这一次给在线教育的“机会窗口”开得有点大。
 
经历2019年的困顿,疫情之下在线教育模式意外“出圈”,瞬间涌入数以亿计的学生和老师,推动行业形成了极其独特的“小气候”条件和环境。但是,如何像2003年之后的电商、网游等一样拥有持续的增长后劲和长远的发展价值,由“小气候”顺利转入“大气候”,规避昙花一现的命运,是摆在在线教育台面上课题。
 
一次疫情,与在线教育的“三级跳”脉络
疫情客观上推动了在线教育的发展,但也给予了我们总结和回顾行业的机会——一个关于在线教育的“三级跳”脉络显现出来。
 
一级跳:在线教育跨终端布局,登上移动互联网的船
在线教育是一个很古老的行当,最大的变化发生在2013年,彼时在线教育项目爆发式增长,BAT、网易等巨头先后进入市场,创业项目层出不穷,这一年也被称作“互联网+”背景下的在线教育元年。
 
也正是此时,在线教育顺势从单纯的PC跳出,开始多终端布局,打开了业务模式的想象空间。
 
以2013为分界线,在线教育搭上移动互联网的班车,由不紧不慢开始狂奔突袭。
 
二级跳:商业浪潮下的资本催熟
从2013年到2018年,在线教育5年沉淀后上市潮、巨额融资潮不断高涨,资本快速催熟的能力在这里又一次上演。
 
其结果,是供给侧严重大于需求侧,业界都在期待的“2019年线上教育爆发”没有能够实现。加之国家政策收紧、校外培训面临大洗牌,有调查显示到2019年线上教育只有5%的机构盈利,在K12、早教、留学等领域的裁员、停运事件层出不穷,甚至少儿英语领域的独角兽成长保也因资金链断裂倒闭,知名英语口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则因欠款关闭。
 
三级跳:“小气候”倒挂需求侧与供给侧
如果二级跳的结果继续,在线教育将进入老套的剧情,大规模洗牌、行业收缩后等待下一个波峰的到来。
 
然而,到了2020年初,疫情关闭了学校,“停课不停学”政策以及家长们的关切,强行把处于沉降期的在线教育再次撑了上来。
 
除了新东方、好未来、网易有道、跟谁学、51Talk、VIPKID等提供免费课程或向学校输出技术服务,有基础设施服务能力的互联网大厂也在参与,支付宝“小宝教育”、腾讯教育“不停学”联盟、钉钉面向学校的不限时视频会议、百度小度价值1亿儿童教育免费课程……此外,还有大量中小平台加入进来。
 
疫情成了一针催化剂,对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了某种逆天改命式的需求扩增,需求侧大于了供给侧,随之而来的是巨量用户涌入,获客成本大幅降低,行业由晚秋越过冬天直接到了春天。
 
政策、市场等条件给在线教育造就了“小气候”,让行业经历不按常理发展的第三级跳。
 
不过,这一跳仍然是惊险一跃,如果“小气候”能够变成“大气候”,则在线教育或有重现2003年后电商、网游辉煌的能力;但如果流量爆发昙花一现,“小气候”将只是“十月小阳春”,冬天仍然会到来。
 
从“小气候”到“大气候”,是在线教育“沸水效应”下的机会
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倒逼面前,在线教育的“小气候”能不能变成“大气候”,可以套用经典的“沸水效应”来看:
 
如果水没烧到100度,只烧到95度,只要不继续烧下去,热度马上就没了;但是,只要烧到100度,剩下的只要用小火维持,就能一直翻滚。
 
在线教育防止流量昙花一现的关键在于,能否在用户心智、内容、技术、生态等层面一次性把用户加热到离不开平台的“翻滚”状态,使得用户在为期不算很长的被动接触期中真正接纳在线教育,由“被动需求”转为低成本的“主动需求”。
 
如果在这个机会窗口中,在线教育做不到“翻滚”,就算到了“99度”,也无法完成“大气候”的转变。
 
目前来看,2020年除了疫情的倒逼,事实上5G、AI技术的成熟也在加速在线教育普及,行业预计在平衡中走向成熟,由“小气候”转向“大气候”具备较好的外部环境。从执行落地层面讲,要趁热把水烧开,在线教育企业或平台们可以选择从这四个角度出发,做透、做到底,它们也是疫情客观上给予的机会所拆解的四个维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