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

最大挑战不是技术,而是“教育”

最大挑战不是技术,而是“教育”

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但给原本欢乐团圆的节日蒙上了悲伤忧愁的气氛,也给教育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对于教育信息化和网络教学来说,疫情,也许是一次契机,是一次把坏事变成推进教育变革的机遇。

教育部通知既出,有朋友就发来信息说,“朱老师,你说的未来学校真的要来了!”2月6日,香港中和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小书《未来学校;重新定义教育》的繁体字版。出版社用的一个宣传标语,就是“停课不停学,是时候讨论未来学校了!”。也有人评论说:“建立空中课堂,一直是教育信息化的重点,而新冠肺炎疫情将这项既定日程表上的议程提前了。”

现在,虽然距离2月17日国家网络云课堂开通还有几天时间,但是包括湖北武汉在内的全国许多地区和学校,已经迫不及待地举行了网络开学仪式并且正式开始线上课堂的尝试。

从各地的情况来看,褒贬不一,乱象丛生。来自各方面的抱怨也不绝于耳。

据调查,目前的网络远程教育主要有三大问题:一是卡顿、掉线,技术上缺乏支持。由于承担着前所未有的峰值,许多在线课程平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卡顿的现象;二是效果不如线下教学,大部分教师没有网络教学经验;三是家庭负担重,学习管理和监督“转嫁”至父母。

其实,这些问题,都不是网络(远程)教育本身的问题,从技术支持、质量保证、管理监督来看,我们只要加快国家5G网络建设,加大国家教育资源平台建设,鼓励社会教育机构参与课程开发,上述问题也都有解决的可能。

所以,问题的关键,还是我们如何看待新的技术革命与教育变革的关系,如何有效地利用好新技术改造传统教育,以更好地应对疫情这样的灾难,应对未来发生的变化。这次疫情,敲响了未来学校转型的冲锋号,也为“空中课堂”在未来的常态化提供了可能。

人类总是借助于工具认识世界的。工具的发明创新推动着人类历史的进步,同样,教育手段方法的变革创新也推动着教育的进步与发展。

人类发展到今天,不仅知识的积累突飞猛进,而且传播知识的方式也多次发生颠覆性的改变。按照法国学者莫纳科提出的观点,大约经历了四个主要阶段:依靠人与人之间直接传递的表演阶段,依靠语言文字间接传递的表述阶段,依靠声音图像记录的影像阶段,依靠人人平等互动的互联网阶段。

每个不同的阶段,教育手段方法也各不相同。

教育手段方法包括三个维度:学即获得信息的手段、教即传播信息的手段以及教学互动的手段。我们可以看到,但每一次传播方式的变革都极大地改变着教育手段方法,促进着教育效率和教育品质的提高。

在表演阶段,获取信息的手段比较单一,完全依靠口耳相传;在表述阶段和影像阶段,因为有了文字、活字印刷和影像技术,教师不再是获取信息的唯一来源,教和学有了相对分离的可能性;在互联网阶段,特别是随着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超级计算、脑科学等新的科学技术的出现,世界变成了一个家园,知识的传递更快捷平等,而且导致传授方式、模式也发生着深刻变化。

过去老师和学生之间居高临下、我教你学,现在完全可以颠倒过来,师生共同面对问题,老师不一定比学生懂得多,学生在某一个领域可能超越老师;过去在学校上课学习,回家做作业,现在完全可以在家里学习,在教室里解疑释惑;甚至,今后知识的学习已不再是学校教育最重要的部分,学生在网络上、家里、其他社区中都可以获得知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