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

岛内教育团体批学界无羞耻感

岛内教育团体批学界无羞耻感


 

报道,近日台湾政治人物论文争议引发讨论,各界热衷“论文普筛”,私校工会昨日引述国际“论文撤稿监视(Retraction Watch)”部落格的统计,2012到2016年,台湾因为伪造审查而被撤稿的国际论文有73篇,是全球第二,且学阀们造假之后也未受严惩。相较之下日、韩学者被终结学术生命、判刑,还有人为此自杀,台湾学界实在太缺乏“耻感”。

   辅大教授戴伯芬表示,公众完全不信任政治人物的论文生产机制,是台湾学界的危机,撤稿统计如果考虑人口平均,台湾被撤论文数量独步全球,“这可不是台湾之光!”

   戴伯芬更举出台湾学术造假5大样态,第一,写一篇论文,为了效益极大化而多人挂名,造成学术价值“通膨”;第二,学术大老以台当局经费建立“学术生产线”,制度性剥削年轻学者或博士后,大量制造论文;第三,有限期升等压力的年轻教师狗急跳墙,花钱找人写论文;第四,家族式论文抄袭,先生抄老婆,教师抄学生,儿女抄爸妈;第五就是最近热议的政治人物在职进修,找人代上课、代写论文,变相购买学历。

   戴伯芬说,台大教授郭明良研究团队涉及论文造假,前校长杨泮池共同挂名却全身而退;台大前校长李嗣涔主持的计划,因助理吕锡民涉违反学术伦理,李嗣涔却火速开除下属。中研院前所长陈庆士因论文造假被国际期刊踢爆,多年累积恐上亿研究经费仅追回186万元新台币。

   相较日韩,日本顶级细胞专家2014年屉井芳树上吊自杀,据说是因为部下学术造假;而南韩国宝级学者黄禹锡被发现造假,5年内不得任教授等公职、退休金减半,最后还被判刑,台湾根本论文造假天堂。

   台湾南华大学通识中心教授谢青龙表示,过去20年来台湾不管是顶尖大学、私立大学等,都已从商品化再向下沉沦为“低级教育”。此次论文造假被批,若未来每一篇硕博论文都没人信得过,还要花大量学术资源去检验真伪,不是又可悲又浪费民脂民膏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