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9月央行外汇占款环比减少1193亿后 市场也高度关注9月的结售汇数据

9月央行外汇占款环比减少1193亿后,市场也高度关注9月的结售汇数据。较之外汇占款数据,银行结售汇数据更能反映跨境资本流动的真实情况。10月25日外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176亿美元,创年内新高。从年内来看,一季度和三季度逆差,二季度顺差,跨境资金出现明显的双向波动特征。就在结售汇逆差创年内新高的同时,9月远期售汇金额降至年内新低,显示虽然人民币贬值,但是市场预期保持稳定。这也是跨境资金双向波动的基础。在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下,企业“抢出口”带来了顺差,对结汇形成支撑。但如果税率进一步提高,对相关企业可能带来更大压力。

9月央行外汇占款环比减少1193亿后 市场也高度关注9月的结售汇数据

9月银行代客结售汇中资本与金融账户逆差9亿美元。这是年内资本和金融项目首次出现逆差。这表明虽然资本市场开放等结构性因素仍在吸引外资流入,但中美利差与汇率等周期因素对于外资买债的负面影响却开始显现。

10月2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1969亿元人民币,同比去年大幅度下降75%。但从9月数据来看,银行结售汇逆差176亿美元,创年内最高,9月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也扩大235亿美元至279亿美元。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10月2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平稳,外汇供求基本平衡。三季度结售汇逆差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较上年同期均显著收窄,外汇资金流动呈现双向波动,售汇率下降、结汇率上升,近期银行远期结售汇逆差收窄并转为顺差等明显特征。

此外,央行最新公布数据显示,9月末央行外汇占款余额为21.4万亿元,环比减少1193.95亿元。

资本项年内首现逆差

今年的跨境资金流动出现了明显的双向波动趋势。

从银行结售汇数据来看,一季度月均逆差61亿美元,二季度月均顺差107亿,三季度月均逆差139亿美元;从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数据来看,1月份顺差257亿美元,2、3月份月均逆差49亿美元,二季度月均顺差15亿美元,三季度月均逆差126亿美元。

王春英介绍,初步统计显示,10月中上旬银行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均呈现小幅顺差。

分结构来看,在代客结售汇和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中,9月经常账户、资本和金融账户都出现了双逆差的局面。银行代客结售汇中经常项目逆差152亿美元,资本与金融账户逆差9亿美元。而这也是年内资本和金融项目首次出现逆差。

“资本和金融账户出现逆差最主要的原因是证券投资差额出现较大幅度减少。”10月25日,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这表明虽然资本市场开放等结构性因素仍在吸引外资流入,但中美利差与汇率等周期因素对于外资买债的负面影响却开始显现。此外,美债收益率的大幅升高对全球资产价格、资金流向都产生了显著负面影响。”

中债登和上清所最新公布数据显示,境外机构9月份增持人民币债券规模环比大幅下降93%至50.68亿元;9月通过沪股通、深股通净流入A股的资金也仅为175.79亿元,环比下降50%。

“实际上,从今年开始,经常账户顺差就在收窄,而非储备性质资本与金融账户顺差则在扩大,境外金融资本已成为推动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平衡的重要力量。虽然四季度是经常账户顺差大月,但如果境外金融资本流入持续减少,仍然会对四季度的跨境资本流动产生一定影响。而目前贸易摩擦、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已经成为了影响资本流动的主要因素。”北京地区一位外汇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10月25日,虽然三季度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但市场主体持有外汇的意愿却有所下降,远期结售汇差额更是由逆转顺。外汇局公布数据显示,衡量市场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比去年同期上升4个百分点达66%,9月远期结售汇也转为顺差3亿美元。

王春英表示,虽然外部环境复杂多变,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但我国吸引跨境资本稳步流入的优势继续存在。在汇率双向波动、汇率预期保持理性、政策引导更加明确的情况下,境内主体对外资产和负债将延续平稳有序的态势。

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

自2018年4月开始,中美贸易摩擦逐步升级。对此,包括进出口企业、外资公司、境内外金融机构等市场主体都十分关注贸易摩擦对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和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10月25日,杭州地区某纺织品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6月份我们就开始不断赶工,希望争取在加税之前多做一些订单。目前汇率也贬值了近10%,因此总体订单量还没有明显变化,但担心明年税率会提高到25%,因此我们一方面实行稳健的经营策略,一方面也在扩展其他市场。”

外汇局表示,从中国外贸增长稳定、利用外资稳定、企业跨境融资稳定、企业对外投资稳定、个人购汇持汇稳定、人民币在新兴市场货币中的表现稳定等六方面来看,目前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总体可控。

“不可否认,目前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有所分化,近期人民币一直处于6.9左右,做空和做多者都比较谨慎。”香港地区一位基金交易经理表示。

另一方面,自2017年9月至今年8月,央行外汇占款波动一直维持在“0”附近,但9月则出现了明显负增长。谢亚轩认为,在美联储加息周期背景下,中美利差已收窄至39bp的较低水平,在货币政策必须更关注国内经济同时稳汇率需求的背景下,选择直接干预外汇市场并不意外。

“一方面外汇资金出现双向波动是跨境资金流开始自求平衡的表现,但另一方面三季度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月均逆差都出现明显扩大,也表明可能出现了一定的资本外流和市场主体结汇意愿降低的问题。”上述北京地区外汇分析师表示,“一般情况下,通过贸易渠道掩盖资本流出的隐蔽性较好,监管检查成本也比较高,但预计未来监管部门也会加强对贸易领域外汇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

王春英指出,对于防范跨境资金流动风险,外汇管理部门将通过有序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重启部分宏观审慎管理、保持对外汇违法违规高压打击态势等方式来维护外汇市场稳定。“外汇管理部门将对外汇违法违规行为保持高压打击态势,严厉打击对外钱庄,非法网络炒汇平台等,但同时也会保证真实合规的跨境贸易和投资不受影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