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贵州茅台开盘即跌停 股价创一年新低

昨日,贵州茅台开盘即跌停,股价创一年新低,跌破600元大关,报549元/股,市值蒸发近766.4亿元。茅台的跌停,也引发了白酒板块甚至消费板块的重挫。甲醇(3012,-41.00,-1.34%)乙醇都是醇,无色有酒精气味易挥发的甲醇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凑巧的是,昨日早盘,能源化工处于普跌,PP、LL的快速下滑压倒了甲醇的最后一根稻草,3200关口一破直接跌停。一瞬间,“真酒、假酒跌停,郑茅01等”各种段子刷爆了朋友圈。但事实上,甲醇期货1901的跌停和茅台没有半毛钱关系,更多的是对甲醇期货跌停的一种调侃。

贵州茅台开盘即跌停 股价创一年新低

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作为重要的能化中间体,甲醇与许多重要的化工品有着直接的关系,如乙烯、丙烯、PP等。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相关品种由于原油价格下跌和自身基本面原因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而甲醇价格一直在高位,从比价价差角度看,甲醇价格有一定的高估。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昨日甲醇期货的跌停其实是空头情绪集中释放的结果。甲醇的大涨大落往往与其基本面的故事有关,此次跌停又有怎样的故事可讲呢?

故事一:MTO工厂行为引发市场空头氛围集中爆发

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近期甲醇持续维持高价,使得沿海地区甲醇制烯烃产业的利润下滑,部分企业亏损,一直为业内诟病。浙江地区甲醇外采量比较大的两家企业,一直处于亏损,压制了甲醇的涨势。

昨天盘面直接跌停,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MTO工厂行为引发市场空头氛围的集中爆发。

据了解,上周甲醇盘面下跌,市场纷纷在传MTO工厂停车消息。一是说浙江某MTO停车(10.1后停车的,原说停车15天左右)后年内难重启。二是说中原某装置要停车。记者昨日已向该企业落实情况,该烯烃装置计划11月5号停车,重启未定。

MTO是甲醇最大的下游,而且单一烯烃工厂的需求量在每月10-20万吨,因此烯烃工厂的运行情况对于甲醇的需求影响很大。“高位的甲醇价格与不断下跌的下游产品价格压缩MTO工厂的利润,导致了外采甲醇的MTO工厂出现了停车和降负的情况,甲醇的需求减量是非常明显的。”永安期货研究员李博雅表示,如果甲醇价格一直维持高位,MTO工厂始终不开车,甲醇的供需格局会从偏紧变为宽松,而宽松的供需则意味着价格需要回落。

“从盘面上看,甲醇制烯烃的利润处于历史同期最低位,往年四季度盘面的甲醇制烯烃利润虽然季节性走低,但在甲醇基本面强势利多的背景下,至12月底的极端情况也就如此,因此在透支了四季度限气及醇基燃料等潜在利好因素的影响之后,过低的甲醇制烯烃利润的确可以作为甲醇价格下跌的主逻辑之一。”中银国际期货的邓世恒表示。

“MTO装置停车或是外采乙烯是对甲醇高位价格的反应,近期引起业内注意的是浙江某MTO装置因持续亏损导致的停车,该装置停车后,华东港口库存止跌回升,港口现货短时出现了滞销的状况。”招金期货能化研究员于芃森表示,该装置在停车之后,并没有完全停止下游装置,而是采取了外采乙烯制下游产品,说明企业对于甲醇已丧失信心,转为备用方案维持订单。

鸿凯投资分析师杨艳丽认为,甲醇相对烯烃的经济性差,导致部分外采型MTO工厂行为改变:弃甲醇转而外采烯烃生产。在她看来,短期港口库存在MTO工厂停车或降负,叠加进口到港较为集中的影响下,预计累库存为主,或打压港口价格

故事二:今年供暖季天然气限产力度不及预期

每年冬季“气荒”“限产”的故事都要拿来讲一讲,今年也不例外,只是今年的故事没有那么有吸引力。

根据目前北方2+26城市公布的冬季停工限产及大气污染防治法案来看,今年的实际执行将会弱于去年。

由其近一个月来国际燃气价格持续低于国内,各地区煤改气也都发布了较为中性的政策,国内冬季再度出现气荒的可能性较低,尤其国家已经提前布局做了各种预案,之前针对气荒影响甲醇供应的预期有落空的可能。那么,昨天行情出现一个集中的修复就较为合理。

在之前《今年依然缺气,气头装置限产如何?》的报告里,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叶伟乐也曾表示,2018年天然气供应缺口为109亿立方米,而在2017年气荒的经验教训下,2018年国家以气定改政策导致今年的缺气情况注定是可控的,因此2018年大概率不会出现气荒现象。“在气荒现象缓和的情况下,2018年气头甲醇装置不会出现2017年的情况即在同一时间停车。”叶伟乐告诉记者,此外,气头甲醇工厂也反馈今年气头甲醇装置集中停车的可能性较小,在停车时间和生产负荷上会有所协调。

根据计算,2018年西南气头甲醇在取暖季的限气减少量为76万吨,环比2017年下降12.67%,西北限气减少量为148万吨,环比减少20.43%。在叶伟乐看来,2018年气头甲醇的限产强度或低于2017年。

从目前了解到的消息来看,今年的供暖季天然气限产力度是不如去年的。主要表现在储气工作准备比较充分,对于工业用气企业的限气也比较有计划,不同企业采取分时段限产的措施。因此供应端的减量预计比去年要少。

由于限气在四季度对甲醇供应仍将产生影响,但大概率是不及预期。叠加今年煤制甲醇利润显著优于往年,工厂开工积极性高涨,国内整体开工率处于历史高位,四季度国内供应面同比宽松概率很大。

故事三:四季度港口进口量有增加的预期

今年上半年港口库存始终难以累积,很大程度上是和进口量有关,随着伊朗增量的到来,港口的基本面有转差的趋势,而港口的故事也再次被提及。

“进口主要的增量体现在伊朗Marjan装置,这套装置9月开车,未来预计每月会有6-8万吨的量到中国,因此从环比角度看,四季度会有进口增量。”李博雅称。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如果11月5日伊朗受到美国严厉制裁,导致伊朗货出口目的地减少(可能只能来中国了),那么伊朗方面的进口增量可能更多。

据说11月伊朗货就有10多条船,非伊货物也会大量增加。具体装置方面,马油、新西兰装置都在恢复中,伊朗新装置开工五成。11-12月进口会超预期。

于芃森告诉记者,今年伊朗新增的甲醇装置已经投产,并传出第一批货物已经运抵印度,仍有三船货物正运往中国的消息,但市场面临着较大的变数。印度在接受完第一船甲醇之后,便宣布不再接收。而伊朗第二轮制裁临近,是否会影响我国甲醇进口还未知。

“不可否认的是,四季度国内甲醇进口预期增加,伊朗新建165万吨/年及美国新建175万吨/年装置,其产品10月及后期我国进口数量增多,且新西兰装置即将恢复。在国内开工率高企的背景下,进口量的增加将对甲醇价格形成较大的下行压力。”邓世恒表示。

破位后甲醇期现价格何去何从?

跌停更大意义上是一种情绪的宣泄,此次破位不一定带来趋势性下跌,还存在一定的振荡可能。受访人士普遍认为,跌停其实并没有完全体现真实的供需情况。

“短线来看,由于内地厂家库存不高,下游整体的利润相对良好,即便甲醇进入相对累库期,也难以持续。内地需求依旧较为旺盛,下游因良好的利润难有大幅的开工下滑。”于芃森表示,在宏观大环境没有出现较大变化的条件下,甲醇的价格下滑就难以持续。当然,甲醇厂家持续的高利润会有所改变,甲醇再度大幅向上的可能性同样降低。“后市将主要关注下游产品的实际走势对甲醇的影响,如果下游价格普遍走弱,利润走低,甲醇价格将难以再度上行。”

同样,在邓世恒看来,甲醇期价大幅跌破前期3200元/吨的关键支撑,在当前宏观及基本面的背景下,有效突破的概率很大,但内地厂家库存压力不大,价格仍显坚挺,短线有反弹需求。

“后期重点关注内地及港口库存的变化,若下游在买涨不买跌的心态下进行观望,国内库存累积,将会造成现货价格下跌,从而又与期价相互影响,使得价格继续下行。另外,甲醇制烯烃利润的修复情况也将左右期现价格的走势。虽然此前透支了天然气及焦炉气装置限产的利多行情,但随着价格大幅下跌,届时供应面若超预期减少,则甲醇仍将走高。”邓世恒称。

值得一提的是,昨日跌停,盘中集中增仓17万手。“一方面说明市场对于后市依旧存在较大的分歧,另一方面也说明市场空头对当前期货价格偏高信心满满。但实际来看,由于出现了比较大的增仓才使得行情出现极端走势,市场对于后市的分歧依旧较大,不排除空头在情绪集中释放之后会出现较大反弹。”于芃森表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