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两座民营经济大市的对望

两座民营经济大市的对望



        在泉州南安石井镇,连片山头岩石裸露,石材随处可见。这里离大名鼎鼎的“世界石材之都”水头镇不远。在这片石材遍布的土地上,泉州半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的分园区正加快建设步伐。其聚焦发展的是高端半导体等高精尖型创新产业。而它引入的不少项目资源,都能填补国内相关产业空白。

    泉州,一度是传统产业城市的代名词:发端于乡村工业,从“三闲”(闲房、闲资、闲置劳动力)起步,支柱产业几乎是清一色的传统轻工业。尽管连续20年稳居福建省GDP第一大市位置,但产业结构不合理、创新动能不足、研发比重过低的痼疾,一直困扰泉州。

    而近两年,泉州却站上了高新技术产业与新消费潮流的风口。成为国潮领军者,迎来多个投资过百亿元的高精尖项目落户,泉州传统的产业大地上刮过蝶变的新风暴。

    在距泉州700多公里的佛山,引导民营企业转型升级是其近年来最重要的中心工作之一。同样面临产业家底传统、“高新”色彩不足的难题,打造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的佛山也给出了自己的解题方法。

 

    这是匹克创始人许景南奋斗了30年的地方,是其白手创立的早期民族鞋业品牌的诞生地,更是国内劳动密集型产业生产场景最典型的写照。而在不远处,匹克新的研发办公大楼正加速建设。上千平方米信息数据机房、科学实验室、数字化智能研发中心等配置,彰显着一个现代科技型企业的气派。

    匹克新旧厂房并立的景象,更像是泉州这座民营经济大市产业蝶变、从最传统的土地迈向最当潮风口的一个隐喻。

    坐拥安踏、匹克、361度、特步、恒安等众多国内知名品牌的泉州,曾是传统工业城市的代表。改革开放后,泉州选择了以发展纺织、鞋、食品、建材等门槛低、工艺成熟的传统轻工业为主。在民营经济占大头的泉州,传统产业板块占民营企业比重超60%;其拥有的七大千亿产业集群,无一例外都是传统行业。

    光是泉州的一个县级市晋江,就年产16亿双运动休闲鞋、占据国内40%的市场份额;而晋江的陈埭村更是包揽了全球70%制鞋的原辅料生产。制鞋、制衣小作坊遍布村镇,被贴上劣质低价标签的“三天鞋”流向全国,成为泉州讳莫如深的过去。

    如今,传统的泉州却站上了时代的风口。

    今年“双十一”,匹克态极Plus1.0在天猫旗舰店6分钟销售额超去年同期全天,1小时内单品销售破千万元。“态极”是匹克去年底推出的,这已不是一项简单的制鞋技术,而是能在装备制造等多领域掀起产品革命的核心科技。

    而搭载这一黑科技的匹克跑鞋,让国产潮牌在鞋迷心中有了姓名。它在一些潮鞋二级市场价格被炒到上千元一双,很多外国人甚至会托国内朋友购买态极鞋后寄给他们。

    立在新消费主义潮头的泉州,同样也站上了新产业的风口。

    泉州打造的泉州半导体高新技术产业园,成为地级市中颇具竞争力的半导体产业集聚区。它聚焦集成电路、化合物半导体和LED高科技产业,将形成涵盖半导体制造、设计、封装测试、制造设备开发、关键原材料等上下游产业链的产业集群。

    立在风口、寻找新机的不只有泉州企业。

    在佛山南海,周建新同时管理着一家线路板铜材生产厂和环保处理厂。周建新在2017年接棒父辈管理承安铜业时做了一个决定:改变单一产品路线,超越已见天花板的磷铜阳极领域,自主开发环保处理设备,跨界掘金环保产业。

    如今,生产铜材、卖给线路板厂、为客户提供环保处理服务提取贵金属、再将其重新用于铜材生产,这使承安铜业这家传统铜材生产企业打造了新的产业闭环,并从传统行业潜入新兴产业蓝海,提取新价值。

    而在广阔的佛山大地,更多勇敢探索转型的企业集结成群;一座座主打环保、氢能、机器人等高新技术产业的园区拔地而起。

    从传统走向风口,“旧”产业中开“新”花,泉州和佛山是怎么做到的?

    2 追溯蝶变之路解好传统与高新的“冰山论”命题

    高新技术产业比重低、创新发展内生动力不足的泉州,选择的是一条就地升级的道路。

    “我们始终把纺织鞋服、建材家居等传统制造业当作‘传家宝’,不搞另起炉灶、产业代替,而是立足本地优势,选择符合自身条件的最佳方式,在现有产业基础上转型升级。”泉州工信局技改科副科长庄诗滢说。

    如果说像匹克这样的成品鞋服龙头企业大举革新尚在意料之内,那么一些处于产业链上游更加“原始”的面料企业的转型,则多了一丝令人意想不到的果敢意味。

    全球叫得出名字的鞋服品牌的供应商,大多来自泉州。福建龙峰纺织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龙峰”)就是这样一家供应商。以传统面料起家的龙峰,为了从鞋服行业洗牌中突围,主动向创新端靠拢,练就自主研发石墨烯为原料的可穿戴智能设备的“绝活”。

    靠着政府补贴和企业每年不少于5000万元的技改投入,龙峰与行业上下游企业联合研发,攻克石墨烯材料转化技术。

    “石墨烯是纯净的绝缘体。经过工艺改造,我们将其融入智能穿戴设备,能屏蔽电流,保护人体。这让我们的产品获得业内同行难具备的安全和环保性。”龙峰执行董事翁志涵说。

    泉州的产业蝶变之路,还是一条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与培育高新技术产业并重的道路。而政府的超前布局与顶层设计,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们一直注重处理好传统产业与高新技术产业关系的‘冰山论’,前瞻布局新旧动能转换。”庄诗滢告诉记者,泉州政府从政策与决策层面,会有意识、有针对性地大力调存量引增量,谋划存量和增量的调整,改变以往传统产业单一支撑。

    据泉州发改委营商信用科科长余菁介绍,在布局发展传统产业时,泉州就为新兴产业发展留有余地。

    2016年以来,泉州先后出台了纺织鞋服、石油化工、机械装备等18个重点产业转型升级路线图。其中光电产业转型升级路线图有意识地指导该产业向半导体产业转型。这让泉州成为地级市中率先布局半导体集成电路产业的城市,一度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当然,这样的抢先布局也与泉州产业家底有关。“泉州的高端半导体产业发展并非‘无中生有’。”余菁说。

    泉州是国内最大的对讲机生产基地,其对讲机销量占全国近八成。泉州企业宝锋电子包揽了全球大部分对讲机生产,是名副其实的隐形冠军。这些对讲机内的电路都由泉州企业自己生产。包括对讲机在内的光电产业本身具有底子,这也为泉州发展半导体产业奠定了基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