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关于我县经济转型升级的思考

关于我县经济转型升级的思考

  当前,在“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的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情况下,我县经济发展遇到了新的挑战,经济转型升级迫在眉睫。根据县人大常委会的安排,县人大财经委组织开展了全县经济转型升级专项调研活动,通过进单位、入园区、走企业,听取汇报、召开座谈会等形式,深入开展调研活动,为我县经济高质量发展出谋划策。现就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我县经济现状

  2018年,我县经济运行稳中有进,产业结构持续调优。全县实现生产总值142.44亿元,增长9.1%;完成财政总收入25.1亿元,增长14%,占GDP的17.68%;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18亿元,增长11.4%;三次产业结构比为15.1:55.2:29.7。

  (一)工业经济提质增效。2018年完成规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395.47亿元,同比增幅17.3%;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9.4%;规上工业利润26.61亿元,增长18.6%;工业增值税完成3.31亿元,增长40%;工业用电量7.52亿度,增长24.8%;工业固投增幅17.1%:工业技改投资16.21亿元,增速16.9%,工业技改投资占工业投资的比重为24.8%。一是新兴产业崛起成势。以“三不引三优先”为原则,以新兴产业为招商重点,取得明显成效。2018年引进投资10亿元钢结构生产项目、投资10亿元杭氧空分供气项目等亿元以上项目20个,合同资金277.2亿元,其中新兴产业占比达30%。新材料、生物医药、临港物流等三大主攻产业产值达265亿元,其中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比达28.3%,增长15.5%;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比达21%,增长4%二是传统产业有所突破。2018年新增规上企业18家,今年6月份蓝博医疗、欧麦针纺织品申报已获省通过,规上工业企业已达147家;2018年实施重大技改项目19个,总投资19.57亿元;技改投资增速达159.8%,占工业投资比重达35.47%。六小龙服饰荣获江西名牌,禾益股份成功获得全省质量管理先进企业,扬帆新材料荣获市长质量奖,成功获批省级精细化工产业集群。三是创新驱动快速发展。2018年专利授权201件,全社会科技研发投入超过1亿元。新增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2家,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16家,国家级星创天地1家,市级工程技术中心1家,市级企业技术中心2家,市级众创空间1家;兄弟医药成功创建国家级绿色工厂和省级技术中心、智能制造示范;群鹿实业“画眉龙”系列产品参加全省工业设计大赛获得优秀奖。兄弟医药、众力化工、禾益化工、润诚新材料四家企业建成数字化车间,被列入全市“两化”融合提升企业。

  (二)农业产业化步伐加快。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现代农业示范园区为样板,以产业化、规模化、品牌化为导向,努力形成“产地生态、产品绿色、产业融合、产出高效”的现代农业发展新格局。2018年完成农业总产值21.45亿元,增长3.9%;积极创建省级绿色有机农产品示范县。一是坚持产业化发展。确定以“一虾一蟹”为主导产业,以“稻虾、稻蟹共作”为主要模式,一方面引导现有企业追加投资,做大做强已建成的螃蟹养殖、特种水产和稻虾共作等产业;另一方面,围绕产业定位,吸引民营资本进行产业开发,打造“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服务链。2018年新引进投资3000万元以上农业项目10个,合同资金60.5亿元;太泊湖现代农业示范园累计投入8.7亿元,实施117个基础设施和产业项目,综合产值达到23.17亿元,生产、加工、服务三产融合发展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已初具规模,成功创建国家级稻渔综合种养示范区。二是坚持规模化发展。全县土地流转总面积达到22.79万亩,占土确权地面积的53%;稻田综合种养面积扩大到8.6万亩,跃居全省第一;建成规模500亩以上特色产业基地12个,千亩以上产业基地6个,万亩以上基地1个;新增省级农业龙头企业2家、市级6家,农民合作社203家、专业大户102家,家庭农场37家。三是坚持品牌化发展。首先,统一技术标准。鼓励企业实行统一养殖指导、统一育苗供应、统一质量标准,大力推广应用健康生态养殖技术,为稻虾(蟹)共作提供科学合理的种养模式。其次,统一品牌打造。所有太泊湖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的优质水稻、虾蟹,统称“鄱阳湖”品牌,加大宣传推介,统一销售。再次,统一业态联盟。通过土地入股等形式,联合当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建设贮藏保鲜冷库、虾蟹加工厂、饲料生产厂、配送检验中心等,发展生态种植、农业观光等丰富业态,推进“一二三产”深度融合发展。目前,我县稻渔综合种养面积8万多亩,虾蟹年产量达3000吨;太泊湖大闸蟹申报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松源水产荣获九江老字号,虾蟹产业已成为彭泽农业的一张靓丽名片。

  (三)服务业逐渐发展壮大。2018年我县第三产业生产总值完成42.35亿元,增长11.3%,服务业发展保持了较好势头。一是推进农旅融合。加快推进天红镇全省旅游特色小镇创建;加快国家重点扶持古民居浩山岚陵村和上十岭茶瓷古道的开发利用,推动兆吉沟等红色文化与景区融合;凯瑞农业示范园等项目相继运营,绿发生态观光园成功创建AAA景,“旅游+农业”的乡村体验游风生水起;结合打造长江最美岸线,以陶令酒业申报工业旅游示范点和梅花鹿产业园申报3A景区为抓手,将园区做景区打造,“旅游+工业”的新兴业态游展露头角。全年共接待国内外旅客约321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23亿元,增长24.4%;其中接待境外游客51万人次,增长25%。二是加快区域航运中心建设。红光综合枢纽码头一期4个泊位建设顺利推进,基础工程完成90%;加快红光至白莲、矶山作业区、彭郎矶等疏港公路建设,2019年底将建成通车,为港口功能延伸和产业集聚发展奠定良好的集疏运基础。三是加快商贸物流业发展。优化商业网点布局,新建长运农贸市场蔡家榜农贸市场沿江农贸市场等项目;依托龙淘、首御、莹佳等电商企业,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保持商贸市场活跃。继续推进红光、恒翔达等物流项目建设,支持多家快递企业整合重组,逐步实现向综合物流服务商转型升级。

  二、当前存在的问题

  (一)原有区位优势逐渐丧失,新的区位优势尚未形成。彭泽作为长江溯流入赣第一县,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以水路运输为主的年代,县内有4座客运码头,区位优势明显,进入新世纪后,在招商引资的大潮中,长江岸线优势成为招商引资的一张亮丽名片,随着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高质量绿色发展的要求,原有的长江沿江工业经济发展优势逐渐弱化,由于没有过江通道,长江成为我县沟通南北交通的天堑,沿江却成为我县发展的交通制约。随着高铁时代的到来,周边县市都先后开通了高铁,彭泽则成了被高铁遗忘的角落;县内仅有一条横贯东西的高速公路,未能形成高速公路网络,除尚在建设中的红光枢纽港外,彭泽已毫无区位优势可言。

  (二)工业层次较低,项目带动作用不强。全县规模以上企业虽有147家,但投资过10亿元的大企业、大项目只有3家,缺乏大企业支撑导致产业层次较低,产业链配套不完善,工业体系处在1.0-2.0之间。众多化工企业生产都是以医药中间体和农药中间体为主,精品成品少,纺织服装都是以劳动密集型粗加工为主,以贴牌加工为主,没有自己的品牌产品,建材产业多以开采矿产为主,缺少下游支撑企业。受国内外宏观经济影响,结构性供需失衡,化工、棉纺、建材等产业受到市场冲击,企业对市场的弹性适应减弱。

  (三)发展要素制约较多,企业面临困难较大。大多企业处于无自主品牌、无研发中心、无专利产品“三无”状态,抗风险能力弱;人才匮乏和用工短缺并存,普遍缺乏高端管理和专业技术人才;中小企业的新建投资比重大,技术改造投资低,装备、技术老化问题突出,只是依靠低成本扩张维持生存;受土地性质、手续审批等因素制约,企业用地依然有限,不能满足企业发展需要;融资难、融资贵、担保难成为资金需求的主要症结;环境质量指标考核压力依然很大,化工企业“三年出清”任务艰巨,企业未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多规不一”成为了限制承接项目、拓展空间的主要瓶颈,吸引新兴产业落地的要素不优,支撑不足。

  (四)城市功能不全,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近年来,我县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虽然步伐加快,但与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和居民的需求相比,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环保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不足,城市污水管网建设缓慢;城市道路升级改造迟缓,道路捅堵严重,道路破损修复不及时。城市公用设施建设不配套,在建设过程中,停车场、公厕、农贸市场的建设有的缺乏长远考虑,也未留有足够的发展余地。

  (五)农业经济营运模式单一,园区引领作用不强。由于城镇建设和工业开发等原因,农村耕地面积大量减少,农业发展的资源约束进一步增加。农业基础设施投入仍不足,抗灾能力不强。农业结构调整起点不高,幅度不大,传统品种多,精品、名品少;农产品加工业多为原始或粗加工产品,精深加工的产品少。农业内部之间的结构比例关系不尽合理,特别是林业产值和效益严重偏低,与我县林业资源丰富的优势严重不相称。传统农民的意识和素质偏低,农村劳动力结构不合理,制约了农业产业化、现代化的发展步伐,农业发展整体水平不高,农民收入增幅不大。全县近40万亩耕地,除保障粮食安全种植粮油作物外,经济作物面积近20万亩,种类较多,但效益不明显,竞争力不强,主导产业茶叶、中药材及水产业还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优势。全县新型经营主体近1800个,但只有少数主体称得上是新型,大多数不具备示范带动能力,有的甚至名存实亡,如以合作社为例,全县共有农民专业合作社空壳社近百家。

  (六)服务体系不够完善,服务结构有待优化。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原有的服务模式也跟不上发展的步伐,金融、物流等配套服务体系发展较慢。从目前我县服务业增加值的构成来看,主要仍是批零住餐,物流、旅游等生活性服务业,现代港口物流业、金融服务业、科技信息服务业等生产性服务业贡献值较低,“互联网+”行业、创意服务业等新兴服务业仍处于起步阶段,服务业仍然处于较低层次的结构水平。从近几年服务业在GDP的占比数据来看,2016年为25.5%,2017年为27.4%,2018年为29.7%,虽然一年内增加了近两个百分点,但是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仍然偏低,总体发展水平亟待提升。文化产业GDP占比较低,旅游和文化产业的结合度不高,吸附力不强,缺乏核心竞争优势。文旅产业融合度不高,现有的文化旅游景区空间有限、投入不足、关联度较差;文化内涵挖掘不够,观光指数偏低,体验项目缺乏;部分景区开发方向雷同,导致同质化竞争,可进入性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