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饮食 >

仍在挣扎中的餐饮业:每个月损失房租就十几

仍在挣扎中的餐饮业:每个月损失房租就十几

1、牛肉新零售经营者:原计划年前设计布局图纸,年后2月开工装修,3月正式营业,而疫情的到来却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连装修都无法开始,更何谈营业呢?目前,我们每个月都会损失十几万的房租,五个月下来亏损大概在60万左右。

2、药膳私家菜老板:都说鼓励免房租,但我们这是要交了2月的房租才给免3、4月的房租……我底子好,还能撑着,有些人觉得,既然我未来几个月还要赔掉几十万,我存起来或者花了不好吗?

3、日料店主:3月中旬,我们正式开门迎客的,日子不好过,天天开着门,但是没客人,现在这个阶段,我新店刚开张不能关吧,老店那么多员工我也不能关吧,于是就只能耗着,等待疫情什么时候可以真的彻底结束。

2月,【商业街探案】找到一位日料店的老板,问他疫情期怎么自救,老板说只能在家呆着,每个月干赔却毫无办法,但最担心的不是停业,而是复工,“等复工后门店都运转起来了,人员工资要发,后厨采购的钱要花,再没客人,才是最怕的。”

一语成箴。4月过半,他在微信发来三个字:店关了。

疫情爆发的时候,很多人都想得到餐饮业会遭受到巨大的损失,但也觉得复工复产后,必然迎来“报复性消费”,但对中小商户来说,他们等到有序复工的这一天,却依旧艰难:想让房东免房租,但房东也是个体,也要还贷款,没得谈;西贝等大品牌发公开信哭穷,火速拿到上亿贷款的场景,对他们来说也是遥不可及的梦;转型自救?没钱没资源,甚至疫情前就计划了好了要做餐饮新零售的行业创新者,也因为店迟迟不能开打乱了所有计划……

四位个体餐饮经营者口述,他们中有年过60的餐饮业老大哥,有日料店老板,也有立志做餐饮新零售的商业精英,按照道理说,他们都是有技能、有想法,也是创新餐饮业的精英人士,但个体面对疫情,确实太过于渺小了。

从2019走过来,我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上天给你梦想开了一扇窗,又关上了门”——眼看着梦想的事业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近在咫尺,但餐厅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开。

我是内蒙古人,也一直在做餐饮供应链,所以在内蒙牛羊肉这块儿,我自然比一般人更懂。大概在2017年的时候我就想做一家牛羊肉餐厅,小李肉铺不定义什么火锅店、烧烤店,而是围绕“肉”为用户提供解决方案:顾客能吃,也能买走,还会有线上商城,在经营上实现一头牛,一只羊的商业闭环,也和以前餐饮业在定义上重门类轻食材、轻零售重堂食的思路完全不同,但在找供应链的路上几经波折,包括遭遇了供应链临时变革,不得不放弃已经选好的国贸门店地址和人均800元的高端牛肉店计划。后来终于和在呼伦贝尔大草原有牧场的源头谈成志同道合的合作,最后大家成为小李肉铺合伙人。

去年12月,我们终于把供应链敲定,新地址选在了北京东土城路,在雍和宫和东直门中间,离二环不远,做社区餐饮和零售。

原计划年前设计布局图纸,年后2月开工装修,3月正式营业,而疫情的到来却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连装修都无法开始,更何谈营业呢?目前,我们每个月都会损失十几万的房租,五个月下来亏损大概在60万左右。

我的猜想是5月应该就可以开始动工了,那么预计6月份,应该就可以开店。每年中国有4成的牛肉需求都是进口来自外国的肉,而目前受国际形势影响,这四成的需求很有可能需要中国内部自己填进去,我觉得未来可期,所以尽管亏着房租,我也想坚持到疫情以后开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