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 >

让我们搬出深山 奔向新生活

让我们搬出深山 奔向新生活

当前,全国剩下的贫困人口尚有1600多万人,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这些人的脱贫工作,是难啃的硬骨头。那么,攻坚“坚”在何处,如何去攻?本报推出“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脱贫攻坚乡村行”系列报道,讲述一个个生动鲜活的故事,对破解各种难题进行深入思考。

车行贵州剑河县,满眼是山。转过一弯又一弯,来到苗岭山区深处的敏洞乡麻龙村格列自然寨。寨子不大,48户侗族人家的吊脚楼散居在半山腰。

“这是全乡离公路最远的寨子,山高、坡陡、切割深,2014年贫困发生率29.3%。”麻龙村党支书杨昌良说起曾经的家乡心情复杂:这片山水到处是儿时回忆,也满是现实的无奈。重重大山像一道道屏障,贫困赶不走,小康进不来。

深山村寨咋脱贫?这是山里人的夙愿,也是这个深度贫困县最难啃的硬骨头。

“搬!”一年半时间,6次院坝会,格列自然寨村民的共识逐渐凝聚:实施整寨易地扶贫搬迁。一批批乡亲们走出大山,奔向充满希望的新生活。

两难的抉择:一方水土难生存,搬离故土又难舍

雨后,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寨子里又开起一次院坝会。

搬迁的最后期限定了下来。“月底前拆完老宅,不然会影响后面的政策。”杨昌良又叮嘱了一遍。

“对头,要抓紧拆完、复垦。”“不能住上新房,还占着老宅。”……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气氛热烈。

“深山里的日子真是穷怕了,苦怕了!”杨昌良感叹。

格列寨“九山半水半分田”,全寨212人,180亩地,人均不足1亩。靠山难吃山,山上都是生态林,不能砍伐,换不成钱。为了生计,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常住寨里的,吃席还凑不齐三桌人。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因为贫困,有6户人家娶不上媳妇。

“坝坝田,沟沟地,谁能种出花来?”贫困户杨焕栋,全家一亩半田,分成9丘,最小的不到半分地,“种苞米,打不了多少,耕牛都转不过身来。”

头脑活络的人也想过办法,可受制于自然条件,山货出不去,产业起不来。村民杨胜平前几年养过鸭,“买了1000只鸭苗,一担担饲料挑进村,鸭子养大,一担担挑出去,再拉到乡里的市场,光运费每只就比别人贵3元,哪还有赚头?”还有人卖过特产,“100斤红苕,运出山就花了50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