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 >

书店夜生活,还只能玩“快闪”?

书店夜生活,还只能玩“快闪”?



从7月19日起,每周五到周日,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延长运营时间,沿线各站末班车发车时间均在零点以后。看得出来,为了我们的夜生活,地铁都很努力。
 
夏末的一个夜晚,正阳门外,中轴线西,大栅栏北,首届“北京书店之夜”主会场所在地北京坊,将城市夜生活延展至书店,同时,遍布全市的25家书店分会场也点燃星星之火。这一夜,北京夜生活的口号是“约饭,不如约书店”。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带来诵读节目《遇见一家书店》,绘本作家熊亮讲演《如何打造中国孩子的童话世界》,素描戏剧《白日梦太奇》和黑胶音乐声光舞蹈秀,则营造出了夜间游园的氛围……
 
听说“北京书店之夜”的消息,初一女孩美怡拉上阿姨和阿姨家的弟弟一同前来,跟随“打卡地图”的路线走走看看,已经打卡了3个点。美怡说,如果能延续下去,她还想参加。马啸带着女儿专门赶来,他是一名教师,觉得孩子更应该参加“书店之夜”,“读书能直达心灵”。
 
北京最富有特色的45家书店,聚集于北京坊三富街,形成一条“北京书店大街”。走完这条街,书迷们在一面巨大的立体许愿墙上留下了满壁心愿——“我想带着《瓦尔登湖》去趟瓦尔登湖”“希望能找到爱读书的另一半”“希望能读完一本大部头经典”“全世界的最美书店等等我”……
 
一切都很好,只是这样的热闹就像一次以书店为主角的“快闪”,此夜之后,夜生活的选项能否加上书店?“一夜”能否变成“夜夜”?
 
事实上,在书店过夜生活也不是新鲜事,之前各地就有24小时书店的探索和尝试。在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副院长刘京晶看来,在政府资源统筹和支持下开展的此次系列活动,是一种很好的示范和引领,但书店夜生活要想可持续发展,还要取决于书店自身的积极性和诉求。
 
最直接的,书店夜生活的开展和书店运营成本密切相关。刘京晶说:“夜间运营所需的人员、安保等成本会比白天大幅增加,书店能否通过延长营业时间来获得足够的回报,这是制约书店夜生活是否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刘京晶认为,目前书店夜生活的开展有两种路径:一是将书店拓展为功能复合型的公共文化空间,为各类文化活动提供载体,比如观影会、朗诵会、读书会、话剧、音乐,甚至夜间培训等;二是在各种空间内承载与书相关的生活,比如在餐厅、商场、影院等开展阅读活动。
 
把书店夜生活好好过下去,刘京晶觉得首先“急不得”。“可以先找一些品牌性、标志性的书店进行探索和尝试,而不宜一下子全部打开。因为这取决于书店本身能否生存下去,还是要待城市从整体上形成夜间文化生活的氛围后,它才可能有更多发展空间。”
 
将书店拓展成文化综合体,这在一二线城市已经较为普遍,在逐渐下沉到三四线城市时,期待产生更多新的业态,如将书店与餐饮、创意市集,甚至汽车美容相结合。
 
而后者,在这次“快闪”活动中也初现端倪。在MUJI HOTEL BEIJING(无印良品酒店北京店),住店客人可以从大堂书吧约8000本书中,挑一本喜欢的书免费带回房间阅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