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 >

传统社会日常生活中的生与死

传统社会日常生活中的生与死


先叔好谈风水,阖邑无不知之。二三年内用洋十余万,每日堪舆家茶点、轿金二三十元,查置山地费总需万金,计山地一百余处。如葬高祖东星公于沾涌,计费三千元,曾伯祖卿佳公葬于前山后龙,伯祖云忠公、圣忠公、玉书公葬在倒地木,每山约费五六百元。曾祖卿礼公葬于麻湾村后山,计费二万元,先祖诚斋公葬澳门石角嘴,计费二万元,此二山为全邑之冠,故费用亦独大。先祖母容太夫人寿基在造贝岭,庶祖母李宜人葬三台石,先叔祖艺忠公妣张氏葬南屏村后山顶,此三处山每费千元。先伯钰亭公寿基在北山村南,计费三千元;德琏三叔葬鸦髻嶺,土名佛仔袈裟,计费二千元;又鸦髻山葬吴氏太婆,计费一千元;又鸦髻山二节龙石山一处寿基,洋二千元。荣村公妣张氏葬石塘村之西爪埔,洋一千元;又自备寿基于西爪埔,约费五百元。雨田二弟葬本乡板樟山,计费五百元。连风水先生薪金,共用十余万元。送用外,照簿计算,尚有九十三处窨山。(徐润:《徐愚斋自叙年谱》,沈云龙主编:《中国近代史料丛刊续编》第五十辑,文海出版社1978年版,18-20页)

徐润这段文字置于同治元年暨1862年下,想必文字中“二三年内用洋十余万”应是指1862年之前的“二三年内”。还是这本年谱,咸丰八年(1858年),徐润娶妻成家,东家宝顺洋行将徐润月薪涨至洋五十元,“俾无内顾忧”。在此之前,徐润的薪水是二十八元;而徐润初入宝顺洋行时,“月得薪俸本洋十元”。“洋十余万”是让当时作为宝顺洋行买办的徐润无内顾之忧的月薪“洋五十元”的两千倍。如果徐润的薪金不再上涨,他也不从事商业贸易,不再有其他收入,那么徐润需要工作至少一百六十多年才能积攒下他的叔父在“二三年内”花掉的那笔巨款。

徐润的这位叔父就是鼎鼎有名的“世博会中国第一人”徐荣村。1851年,在英国伦敦举行的首次世界博览会上,徐荣村寄去“荣记湖丝”参展并获奖。这位在十九世纪中叶便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商人,鲜为人知的另一面是“好谈风水”,短短两三年内便花费十数万巨资购买了一百多处窨山。从上文可知,徐荣村购置的一百多处“风水宝地”,安葬了徐润的高祖、曾伯祖、伯祖、曾祖、先祖、庶祖母等,并为在世的“先祖母容太夫人”、“先伯钰亭公”,包括“荣村公”自己等预先选好了“寿基”所在地。其中,徐润的曾祖父和祖父,也就是徐荣村的祖父和父亲,所用“吉地”价值最为昂贵,每处均“费二万元”,为“全邑之冠”。值得注意的是,徐润的高祖和曾伯祖、曾祖父等,都是安葬于徐荣村在两三年内所购置的风水宝地。显然,徐润的这些祖辈们不太可能是在这两三年内纷纷去世的,而更有可能是去世多年,或已下葬而再行迁葬,或停柩不葬以待吉地而终于如愿。

停柩不葬是明清时期的中国非常普遍的一个丧葬习俗。钟琦辑《皇朝琐屑录》卷三十八“风俗”中说:“古人安葬以三月为期,江浙绅民竟有停柩至数十年之久,一家之中积至数口之多而不葬者”。乾隆年间,福建人林枝春描绘当地停丧不葬的情形说,停放在家里的棺材,一摞一摞的。放置在郊外的棺材,也是摞起来,像一堵堵墙一样,到处都是。也是乾隆年间,山东掖县知县张思勉在《劝葬檄》中说,“(掖俗)停柩不葬,竟有迟至六七十年之久,积至三五世之多”,子孙成年,而“高曾之柩依然在堂”。就此而言,徐润的高祖、曾祖辈先人一直停柩不葬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停柩不葬之风太过盛行,以至于乾隆专门发布谕旨:“朕又闻汉人多惑于堪舆之说,购求风水,以致累年停柩,渐至子孙贫乏,数世不得举葬。愚悖之风,至此为极。”一些以移风易俗为己任的儒家学人建议实行“停丧不得仕进”的政策,但最终由于实际推行的难度太大无果而终。即便这类政策曾经在某些地区推行过,但也没有取得多大成效。

导致停柩不葬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风水宝地”难觅。风水又名阴阳、堪舆、青乌术、青囊术,据史料记载,先秦时期风水观念就已经出现,到两汉时期风水观念已经运用到实际生活中,只不过“当时的所谓风水主要以人的住宅即阳宅为主”。到了东汉的中后期,下葬时选择墓地讲究“风水宝地”的观念开始盛行,“社会上相信墓地的好坏能直接决定子孙后代的命运”。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一套完整的相墓、择日以及镇墓文化相结合的挑选吉穴、吉时、吉日的殡葬风水文化体系”就正式形成了。伴随这个过程出现的是一批风水大师及其经典著作。其中,被公认为风水业祖师爷的郭璞,正是这一时期风水界的代表人物,也正是从郭璞开始,“风水术才真正走上系统化的道路”。《晋书》中有关郭璞的生平事迹中,“就有颇多关于他占卜、相墓、选址等神奇的事迹”。托名郭璞所著的《葬书》也备受推崇,成为后世殡葬风水实践的指南和经典。

有学者指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风水文化“从阳宅的营建向以殡葬风水为核心转移,殡葬风水体系得到了完善”,并对后来各个历史时期的殡葬文化产生了巨大而直接的影响。显然,明清时期的停柩不葬习俗,正是殡葬风水观念带来的直接后果。从“阳宅风水”到“阴宅风水”的转变,背后体现的是古代中国“灵魂不灭”、“天人感应”的思想观念。“事死如事生”的传统殡葬理念体现的也是古人对于人死后“灵魂不灭”观念的信仰。“阴宅风水”的流行,则表明古人不仅相信“灵魂不灭”,还相信阴阳之间存在着某种神秘的沟通渠道,祖先的“阴宅风水”是否好,直接决定了子孙后代的命运。有了如此关键的利害关系,人们不惜花费无数金钱,宁愿等上数十年、几代人,也要为祖先觅得一块“风水宝地”的做法,就变得完全可以理解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