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 >

用同理心观察世界 用同情心体会生活

用同理心观察世界 用同情心体会生活

疫情的雨疏风骤渐渐平息,那些鲜活的个体故事渐渐被概括成一张时代的草稿,像一副铅笔素描,缺乏肌理、缺少色彩、貌合神离。
 
疫情时期那些求救无门、子散亲离的故事,似乎并没有唤醒人们去珍视个体的命运。
 
人们开始热衷讨论一些宏大的问题。制度的孰优孰劣、左右的派别高下,急于反对某种观念、拥护另一种理念。
 
人们非此即彼,对“吾与城北徐公孰美”这种既古老又现代既中国又普世的政治智慧缺乏耐心。
 
邹忌讽齐王纳谏说“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的人生道理,齐王听邹忌讽喻说“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的美好政德,好像都只能在古文里观止了。
 
我们似乎提前进入了汉娜·阿伦特说的后现代生活——一个无思时代降临。人们不再甘做邹忌而是为妻、为妾、为客“美于徐公”争先恐后。
 
世界似乎不再复杂。像中学课本上辩证法教育的那样,可以简单地切一个西瓜一分为二。
 
疫情中的世界似乎变成了一座窄窄的桥。人们在此岸一眼就能将对岸望穿,世界这条河从未像今天这样浅薄。
 
人们隔岸观火,暂时岁月静好,忘记对岸有游荡的乡人如履薄冰有家难回,忘记对岸的人们是此岸无数小工厂的衣食来源。
 
张伟丽滞留美国。她哭了,她想家,但她回不了家。她辗转多地去美国是要做一个世界级的女拳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