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 >

到生活中去,唱出温暖凄美的“花儿”

到生活中去,唱出温暖凄美的“花儿” 

作家心目中的人民应该比天大,比地广阔,对养育自己的一方水土和人民群众爱得真挚、爱得纯粹、爱得彻底、爱得持久,创作才会长出飞翔的翅膀,文学的天空才会更加纯洁、更加宁静、也更加开阔。作家只有敞开胸怀把一颗滚烫的心交给群众、交给广大劳动人民,沉潜到人民群众的生活、生命和灵魂深处,真诚倾听他们的呼声,真切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真正了解他们的情感世界和精神向往,创作才有生命和意义。对人民群众的情感忽冷忽热、三心二意、半心半意、真真假假,甚至骨子里瞧不起老百姓,不知道老百姓的冷暖,就是有多么高超的写作技巧和天马行空的想象,也肯定无法真正进入人民群众的精神世界,也肯定无法完美地塑造好笔下的艺术形象。在这一方面陕西作家柳青、路遥、陈忠实等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我们回过头来重温《创业史》,仍然能读出贴近人民群众的体温,能读出真实精微的细节,能读出丰富浓厚的生活气息,更能读出文字之外充盈的、饱满的情感和神性的光芒。

为什么《创业史》60多年之后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除了柳青文学上的大视野、学识上的大吸收,最关键的一点还是他强烈的使命感和深入生活的全身心投入。

时过境迁。今天,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种文学思潮不断涌现,人们的思想价值观发生了偏移。但无论怎样变化,作家与人民的情感不能变,对人民的大爱不能变。任何时候,作家都是人民群众的朋友和亲人,永远和老百姓坐在一起,像鱼之于水一样,与普通劳动者融为一体,打成一片,与人民心交心、心连心,真诚为老百姓代言,真诚为老百姓抒写抒情抒怀。只有葆有对人民群众深切的谦卑情怀、深重的血肉情怀、深长的敬畏情怀,忧人民之所忧、乐人民之所乐,才能把人民的冷暖挂在心上、灌入笔头,文学与人民才能越来越近,文学的道路才能越走越宽广。正如尼采所说,“其实人和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就越要向大地的最深处扎根”,不彻底的深入,就难以有生活的实感,只会有虚无的呻吟和呐喊。

文学是一块硬骨头。接地气有温度的作品,一定是扎根在现实的土地上,用理想主义的光芒烛照现实。一个有文学良知的作家,既要坚持用现实主义精神关照当代生活,在老百姓中发现让读者眼前一亮、心底一热的真善美,将生活中最质朴、最动情的故事挖掘出来,写得真实饱满和感人,写得契合人心。同时,还要用一个作家的崇高理想和浪漫主义情怀点燃生活,让身陷困境中的人们看见冬天里的春天,用澎湃的激情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感召和引导人们,让自己的作品成为人生信仰的灯塔、心灵上升的通道。只有这样,人民才能接纳作家,肯定作家的劳动。

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离人民最近,就最受人民群众的欢迎。“以为人民不懂文艺,以为大众是‘下里巴人’,以为面向群众创作不上档次,这些观念都是不正确的。”人民群众对发生在自己身上和周边的事情,往往看得最清楚、感受最深刻,对与自己相似的故事、疼痛和喜悦,最容易感同身受。所以,真实生动地反映当下人民生活的作品、反映他们奋斗精神的作品,最容易打动人心、也最容易让读者产生共鸣,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创业史》(柳青)、《平凡的世界》(路遥)、《白鹿原》(陈忠实)等现当代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之所以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有着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就因为这些作品反映了人们最真实的生活场景,表达了人们在困境和迷茫中追求幸福生活的理想诉求和内心期盼。

文学不是高高在上、杞人忧天,文学是老实人的事业,创作之路是无止境的。在文学行进的路上,我要零距离地贴近我身边的农村和农民,潜下去,再潜下去,以一个地之子的情怀心怀苍生、悲悯大地,以淳厚的河湟乡土和人文情怀,以上善若水、厚德载物的心境对抗纷扰多变的浮躁,为河湟谷地的父老乡亲和“转型期”的农村唱出温暖凄美的“花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