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 >

生活就是如此 沒有歲月可回頭

生活就是如此 沒有歲月可回頭

 “看看我們日益下垂的眼袋,看看我們臉上越來越多的皺紋,再想想我們身份証上的出生年月,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們得飛。”正在北京衛視熱播的《如果歲月可回頭》中,靳東用台詞“重返十八歲”,這一次,不是“再不瘋狂就老了”,而是“老了依舊能瘋狂”。

  從2015年憑《偽裝者》走紅之后,靳東的“霸屏率”逐年提升:2020年開年不到三個月,即有《精英律師》和《如果歲月可回頭》兩部作品接連在省級一線衛視播出。然而跟平台熱捧相伴的還有越來越多的質疑批評聲,重復精英人設、角色重復單一、表演模式化、審美疲勞等等。

  終於,在《如果歲月可回頭》中,靳東有了很多令人大跌眼鏡的轉變:開篇就“被離婚”、緊接著醉酒搞砸工作直接失業,隨后更加放飛自我地一塌糊涂,染發喝酒蹦迪玩真心話大冒險……

  “歲月”不僅代表時間也代表生命

  在大多數以女性觀眾為目標受眾的國產劇市場中,以男性視角切入家庭生活的題材並不多見,三個男人一台戲的設定還算新鮮,劇中諸多劇情設計更是讓人啼笑皆非。關於劇中被討論得最多的男主角人到中年辭職后還能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等看上去很幼稚的行為,靳東坦言,創作之初他跟大家曾就這個話題進行過深入探討,並對當下“中年”的定義和范疇有新的看法。“也許我們真的到生理上的中年了,但是我真的從來沒有認為我們到了中年。我覺得今天的人反而成熟得晚,都不成熟,心智不成熟”。

  雖然現在的劇名叫《如果歲月可回頭》,但靳東始終認為世界上不存在如果,隻有后果和結果,設問式的劇名句子其實是想為大家提出一個警醒和思考,“中文的‘歲月’不僅僅代表時間,也代表生命,時間和生命都是不可能回頭的,都是不可能回去的”。

  很多人認為靳東借此劇刻意轉型,他卻不以為然:“我不會為了改變而去改變,所以不存在刻意改變。”前幾年靳東憑借《偽裝者》中睿智聰慧的大少爺明樓一角圈粉無數,知名度大幅提升,此后的“業界精英”、“成功人士”形象接二連三,但他本人卻享受在看似相似的角色中尋找內在不同的過程,並且認為這是靠近真實人物的好方法。“表面看上去他們沒什麼區別,但實際上是‘差之毫厘,失之千裡’。”王牌律師羅檳、傳奇生意人譚宗明、咨詢業精英賀涵……靳東力所能及地剖析一般人可能接觸不到的職業生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