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handong.com

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诺奖获得者 华裔物理学家丁肇中访问山东大学

丁肇中,男,1936年1月27日生于美国密歇根州安阿伯城,祖籍是中国山东省日照市,实验物理学家。1959年获美国密西根大学物理学学士和数学学士学位,1962年获得美国密歇根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1965年发现反氘核;1967年测量电子半径,发现电子是没有体积的,半径小于10E-14厘米;1969年测量普通光和有质量的光(即矢量介子)之间的转变,证明高能量普通光可以变成矢量介子,同年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教授;1975年当选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1974年发现第4种夸克的束缚态—J粒子,因此贡献,1975年被美国政府授予洛仑兹奖,1976年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奖;1977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1979年发现胶子喷注;1989年确定三代中微子种类的数目只有三代;1994年起领导AMS实验在空间寻找反物质和暗物质,同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1998年在太空中首次发现氦-4和同位素氦-3的空间分布是不同的; 2015年首次发现在太空中有大量高能正电子,这些正电子的来源很可能是暗物质碰撞所产生的。

山东大学迎来了一位老朋友——82岁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著名华裔科学家丁肇中。这是他24年来第10次造访山东大学。

此行的重头戏是商讨下一步山大参与阿尔法磁谱仪(简称AMS)项目的合作计划,两天里丁肇中行程满满,主题讲座上思路严谨表述流畅,与大学生互动时又将处世感悟和盘托出。大科学家鲜明的个性魅力,带来了一股“大师旋风”。

“不知道的问题,我没资格回答”

面对丁肇中这样的大科学家的到来,大学生和媒体都有很多问题想问。

“山大距离成为世界一流大学还欠缺什么”、“对中国的科技发展和科学探索方面有什么建议”

,在不同的活动场合,提问者的兴趣点也各有侧重。但丁肇中有自己的风格。面对上述问题,他的回答很简单:不知道。“对于不知道的问题,我没有资格回答。”他说,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不敢回答,常有人问他对这个有什么看法,对那个有什么看法,“我的回答是对科学上的某一种理解,但不代表我什么事情都知道”。丁肇中说,他的实验组里有很多国家的成员,他对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不知道的事情不要在他面前说。“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法回答,回答了也没有意义。”6日下午的主题报告结束前,一名山大大一学生向丁肇中提问:

“您领导了这么多繁重的科学任务,在这种繁重的工作状态下您怎么安排自己的时间,您平时熬夜吗?”

这个问题引起了在场不少大学生的共鸣,很多人都想知道答案。丁肇中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情况,他说,上世纪70年代,他认识了邓小平,有一次他问邓小平淮海战役时晚上睡不睡觉?“邓小平说,高级将领一定要睡觉,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当提问的大学生表示要努力学习时,丁肇中鼓励他“成为‘高级将领’”。

父亲在山大求学并任教他“叶落归根”延续缘分

丁肇中与山东大学颇具渊源,24年间访问山大10次,山大建校110周年庆典时亲临致辞,这份情的缘起还要追溯到父辈。丁肇中祖籍山东日照,他的父亲丁观海在老家念完小学后,到济南上中学,1929年考取上海光华大学物理系,1930年又考入国立青岛大学(1932年改为国立山东大学)中文系。那时的山大中文系名家荟萃,梁实秋、闻一多、沈从文、游国恩等同时执教。当时中文系只招十多名学生,丁观海成为合校后第一届学生,还跟著名诗人臧克家同班。据记载,1934年,丁观海毕业后留校进行研究工作;1936年8月,在出国4年后回到山大任教,直到1938年底。1946年6月,山东大学开始复校,丁观海作为复校后山大首批受聘教员再次回到山大,在工学院土木工程系任教授,1947年离开。丁肇中延续着父亲与山大的缘分。1994年,他首次访问山大,并被聘为名誉教授。2004年,时隔10年,他第二次访问山大,也成了该校当年作为“国际合作年”请来的第一位世界级科学大师,在报告会中,他曾用“树高一丈,叶落归根”作为开场白,表达了自己的浓浓乡情;同年3月,山大就加盟了AMS项目。后来,丁肇中到访愈加频繁,2004年-2008年共5次来到山大;2011年还出席了该校110周年校庆并致辞。

值得一提的是,在山大参与AMS项目的热科学团队中,程林可以说是与丁肇中走得最近的人之一。2004年,作为一位42岁的首席科学家,程林带领山大热科学团队走进AMS项目,负责其热系统的设计与制造,开始了寻找宇宙大爆炸后所产生的反物质的征程。2011年8月,程林因在项目中作出杰出贡献,受到美国宇航局特别嘉奖。他曾表示,自己带领的这个团队一点也不“时髦”,大家都忠诚家庭、忠诚朋友、忠诚事业,是一群顽强的有献身精神的坚持者。程林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丁肇中始终保持了一个科学家最基本的纯粹。多年的科研友谊,也让丁肇中评价他为“1976年以来,先后有数百位中国科学家和我一起工作,程林教授是最优秀的”。在今年7月7日的发布会上,丁肇中“公开”了自己吸纳年轻科学家的标准,他认为,研究物理,经验不重要,因为他们正在做的实验,以前没有人做过,但脑筋和聪明是很重要的。这样的评价,似乎也呼应着14年前山大第一批学人加入AMS项目时的情景,这也是丁肇中当时在化解程林内心“忐忑”时说的话。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