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采访山东大学网络慕课名师 如何倒逼传统的课堂模式进行改革

2013年,中国出现慕课(MOOC)。5年来,慕课等在线开放教育与传统的课堂教学在较量与互补中发展起来。一名教师在传统大学的授课,20年可能只教1000个学生,而在线开放教育一年就可以实现有20万个学员。近日,记者采访山东大学网络慕课名师,了解巨大的数字差异背后,如何倒逼传统的课堂模式进行改革,以及慕课的发展走向。

采访山东大学网络慕课名师 如何倒逼传统的课堂模式进行改革

二十年1000个学生

和一年20万学员

桃李满天下,几乎是每个教师的梦想和追求。通过慕课,山东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工业设计系主任、副教授王震亚几乎将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王震亚1996年大学毕业后来到原山东工业大学工业设计专业任教,真正启动慕课教学则是2015年底。

王震亚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因为工业设计是一个小众专业,2016年之前,按每年招生50人计算,20年来他教过的学生也就1000人左右。而2016年,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已经有超过20万人通过他了解了“什么是好设计”,他也成了受学生喜爱的“老王”。

慕课是“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英文缩写的音译,它的兴起源于网络远程教育和视频课程。目前为止,中国大学MOOC平台的大部分课程,除了十几位名师专栏开设的课程外,都是免费的。而在名师之中王震亚却是一个例外,“听我课的都是我的学生,老师怎么能向学生收费呢。”王震亚笑着说。

谈到慕课,王震亚就打开了话匣子,作为在线开放教学的最早实践者,2001年开始,他就已经自发将学生的毕业设计作品上传到山东大学工业设计网,实行网络共享和讨论。2002年前后,工业设计出身的王震亚自己学习编程教材,自己搭建论坛,划分版块,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在线学习交流的平台。再后来,在博客、豆瓣兴盛的时期,他也不放过发展网络课堂的机会。而现在,他已经成了中国大学MOOC的优秀教师。

同样感到惊讶的,还有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戚良德,执教30多年,这位已经是中国《文心雕龙》学会副会长的老教授,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学生能数以万计。2016年,山东大学将戚良德在尼山学堂上《文心雕龙》的课程实录放到慕课上,第一年的听课人数就已经超过了一万人。这让戚良德感到震惊,“之前我以为,除了研究学术的人之外,《文心雕龙》这样的书不会有人看,现在我发现我错了,社会对于传统文化的渴望让我感动。”

2013年,山东大学启动慕课建设。今年9月,山东大学尼山学堂在爱课程网推出全国首个“古典文学微专业”,这也是全国首个正式推出的在线微专业。除戚良德开展的《文心雕龙》课程外,还有另外9门“国学经典系列慕课”,校内外学习者可以随时随地在线注册选课学习,通过其中任意六门课程的学习和考核,即可获得由山东大学颁发的“古典文学微专业”荣誉证书。“网上考个山大”,成为很多网络学习爱好者的新追求。

传统课堂教学的

系统性仍无法取代

慕课兴起时,很多传统课堂的老师便感受到了威胁,王震亚在现实中也接受过这种质疑。去年的一次会议上,王震亚在台上讲解关于慕课的内容。会议结束,一个老师走过来跟王震亚说,“我们的学生都去听慕课了,就更不想好好听我们的课了。您这样做,岂不是抢了别的老师的饭碗?”

王震亚耐心解释,“在这个信息开放的时代,谁也保不齐自己的饭碗不会丢掉。另外,我更期望的是,您的饭碗里是西红柿炒鸡蛋,我的是醋溜土豆丝,那个老师是红烧肉,我们能不能拼一桌?”而“拼一桌”,也形象地代表了慕课授课与传统课堂授课的共生互补关系。

王震亚看来,所谓慕课,是给学生更多开放性的选择,他更加看重的是open,而非online。传统的大学教育,往往是根据社会需要,然后开设相关专业,在一个培养目标下培养学生。“慕课让人才培养具有更多的可能性,即使一个专业的学生也会有不同的发展取向。而在此之前,不同学生的差异性教育,主要通过家庭教育、培训班、阅读书籍等体现。”

王震亚以工业设计为例分析现代人对于知识的“进阶”程度。20世纪初的工业设计,是满足人的need(需要),而21世纪则更多的是满足人的want(想要)。从“需要学”到“我想学”,这也是传统的课堂教学很难达到的。

在线教育刚刚兴起时,就有人产生了“大学是否因此消亡”的担心。但时至今日,传统课堂教学的系统性,仍是网络教学无法取代的。慕课现在的存在基础是随时随地的手机端学习,它的碎片化,要求慕课老师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吸引学生。而传统的课堂教学,学生可以坐在一个位置上,经过长时间的系统学习,实现知识的连贯性。

“老师与学生面对面地交流、个性化地捕捉学生的成长特点,目前在线开放课堂是无法做到的。如果完全依赖网络教学,老师的教学也成了无源之水。传统的课堂教学,仍然是我作为一个老师的立身之本。”

但是这种冲击波仍然是存在的,学生的个性化需求倒逼传统的教学模式进行改革,老师要教给学生不能用手机直接搜出的东西。“趋势无法阻挡,你要把你不可替代的东西呈现给学生,主动展现给学生最优质的教学资源。”

我找到了老师

却失去了同学

在一次与慕课学生的交流中,王震亚问学生在自己这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最打动他的答复只有三个字:不孤单。王震亚恍然大悟,传统的课堂教学里有一起交流学习的同学,而网络课堂中,学生却有种感觉:我找到了老师,却失去了同学。

独自面对屏幕刷课的孤寂感,学有所成却无法分享的失落感,有时候会成为学员网络课程难以坚持下去的症结。为了打开学生的症结,改善网络课堂无法面对面交流的短板,王震亚连续三年自费组织慕课学院线下交流活动,建立一个“学习共同体”。

慕课将来的发展不会止步于此,王震亚再次加入创造未来的实践者中。传统的大学教学,一门课程一个高校里可能最多两个老师授课,备课、学生考核等都面临着压力。王震亚希望未来的在线开放教育,可以打破这个局面。他利用“设计史话”这门课程,与不同高校的老师实现备课资源共享,而老师是基于已有的课件材料下,将自己最独特的一面呈现给学生。在“设计史话”中,不同的章节会有不同学校的专业老师来进行,比如,齐鲁工业大学王莹、西北工业大学明德学院王子健等,都因为这个平台聚到了一起。

“我不知道未来慕课会不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但是我也在尝试。”王震亚说。在王震亚的愿景中,课堂里的讲台可能会消失,因为老师需要改变灌输式教育,走到学生中间与学生交流,学生会有一方天地随时实现分组讨论,并且每个团队都会有空间进行个人观点的展示。

山东大学课程建设负责人张强介绍,“2019年上半年,山东大学将推出第二批临床医学在线开放课程,形成完整的临床医学专业课程体系,正式开展临床医学在线微专业、辅修双学位等多元化教学。”或许,有一天,传统课堂上百人上课的场景将慢慢让位于慕课等网络在线教育,而小班制、一对一面对面的授课模式将成为传统课堂教学的新形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