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救助流浪人员仅仅靠救助站 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力量

10日19点,一位老人提着两个行李袋,一脸迷茫地走进济南市救助管理站救助大厅。“警察给我写了一个纸条,让我坐k15路公交车来这里,他说来这儿能给我张火车票。”

老人名叫孙冠民,今年71岁,菏泽成武县人,之前一直在菏泽市流浪,偶尔也靠当保安过活。打听到济南这边好找工作,老人三个月前来到济南,可迟迟没找到工作,只能流浪,靠捡拾垃圾过活。最近,他又听说临沂那边好找工作,便用仅剩的50块钱买了一张10日下午济南到临沂的火车票,但因误点没能赶上。“攒了好久钱,才买了这张票,结果还误点了。”看着这张过期火车票,老人十分懊悔。

救助流浪人员仅仅靠救助站 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力量

根据救助管理规定,救助员赵阳为老人开具了一张返乡火车票。“能给我开一张去临沂的火车票吗?我真不想回家。”老人有些失望。为何宁愿流浪也不愿回家?老人说道:“和家里关系不好,否则我也不至于这一把年纪还流浪。”

“你年纪那么大了,天又这么冷,还是回家比较好。”经过一番劝说,老人接过火车票单据,“今晚10点半的火车,当晚就能到菏泽”。

沉默坚持:

露宿高架桥下旧沙发

睡在火车站出站口

晚上7点半,老人刚走没多久,救助站便陆续接到三通市民热线电话,救助员张华伟与吕奕便前往现场查看。

“他经常在路西边躺着,两三天了。”根据市民李先生提供的线索,在纬六路高架桥下绕了两圈,救助员终于在路边一张废旧沙发上找到了人。

尽管裹着棉衣,还用沙发垫当被子,但流浪汉还是蜷缩在沙发上。“天这么冷,跟我们回救助站吧,那里暖和。”面对劝导,该流浪汉始终保持沉默。劝导无效,张华伟无奈地为其盖上了一床棉被。“他要是一有什么问题,抓紧给我们打电话。”临走,张华伟给周边几家商户发放了救助卡。

晚上8点,救助车来到济南火车站出站口,找到另一名流浪人员。该女子盖着两三层棉被,面前还放着两碗桶面,不少爱心市民还留下一些零钱。

“别劝了,她是不会跟你们去救助站的。”出站口一家超市老板称,该女子驻守在出站口将近半年,“她精神有问题,派出所将她送回家一次,但两个月前,她又来到出站口,问她啥她都不说。”

“遇到精神有问题的,我们也没办法。只能靠110部门,将其强制就医。”张华伟说。

酒醉男子:

担心影响市容

称12点就准时离开

离女子不远,还有一名流浪人员,用废纸板当床垫,贴着墙角和衣而躺。“老家里啥亲戚都没有了,就出来逛逛。”男子一张口散出浓浓酒味。

流浪男子自称叫袁糖(音译),泰安人,今年45岁,因之前打工受伤便一直在济南流浪。“还有四个小时,我到了12点就走,不影响市容。”见多人围观自己,男子一直这样强调,并时不时看手表。

面对张华伟、吕奕的劝导,袁糖始终摇头。“天这么冷,去救助站避避寒也不错。”不少热心市民也一起来劝他,但他始终不为所动。临走,张华伟为其留下一条棉裤,又反复告诉他,济南救助站的临时避寒点可以“想住就住、想走就走”。袁糖也只是点头回应。

据了解,面对这种“送上门”的救助服务,大多数流浪乞讨人员往往只领取救助物资——棉被、食物等。张华伟称,基于救助法中“自愿救助”的基本原则,救助站“爱莫能助”。张华伟呼吁广大市民多给他们一些人性化关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