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记者近期调查发现 出租车欺客宰客的顽疾仍然屡禁不止

出租车是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反映,更是城市治理能力的缩影,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当地的营商环境。作为一座旅游城市,青岛每年有超过上亿人次的游客云集而至,超过1万辆出租车活跃在大街小巷,为市民游客提供服务。然而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出租车欺客宰客的顽疾仍然屡禁不止。

记者近期调查发现 出租车欺客宰客的顽疾仍然屡禁不止

新加坡客商普拉文:没有人喜欢被欺骗,如果打车正常,我通常会多付200元300元,但是被欺骗的感觉肯定不好。

普拉文是一位做原油品质检测生意的新加坡人,青岛也是他业务往来频繁的城市之一。3月12日,他从迪拜来青洽谈业务,但是一下飞机就遭遇了宰客。

新加坡客商普拉文:我往外走了一下,觉得从外面打车比较可靠,我上了车以后司机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青岛,我说不是,我就觉得没有问题。因为我上次来青岛是很长时间了,我就忘了价格,直到我见到朋友,说为什么从机场到酒店价格这么高,我很吃惊。

在普拉文提供的出租车发票上,记者看到,3月12日晚上19点40分到20点12分,他从流亭机场打车到香格里拉酒店,票面显示距离为75.8公里,收费265元,而实际上这段路不超过40公里,打车软件预估的费用也都在100元以内。当晚,普拉文的中文翻译王女士就帮他向运管部门监督电话82817777进行了投诉。

无独有偶,市民陈女士也给本台舆论监督热线反映,多次在机场遭遇不愉快的打车经历。

市民陈女士:因为我家距离机场比较近,打车的话,出租车也就20块钱左右。司机听到我的目的地以后,非常不高兴,就开始对他的同伴打电话抱怨,一路上开车非常粗鲁,甚至在我离开出租车以后,应该是说脏话骂我了。

在乘客们看来,挑客、宰客,这些备受诟病的出租车行业顽疾依然存在,并且在机场、火车站等交通口岸体现得尤为明显。为此,本台派出记者兵分多路,进行了暗访。

3月18日中午,记者从流亭机场出来,选择了与普拉文同样的路线,多位跟上来的出租车司机都是一口价不打表。

记者:香格里拉多少钱?

司机:150元。

当天晚上七点半,另一路记者在汽车北站打车前往青岛北站时,也遭遇同样的一幕。

司机:50块钱直接到。

记者:这个也是正规的嘛,怎么还不打表呢?

司机:也不是,远的地方也打表,近的地方就10块8块的。半夜12点靠活的,没有100块钱不去。

20分钟后,记者到达目的地并支付了50元钱,而正常打表应该在30元左右。夜幕中的打车乱象还不止这些。3月17日晚上11点,记者在流亭机场以游客身份乘坐了一辆出租车。路上,司机说可以推荐好玩的地方。

司机:我拉着你去,保健店,不贵,二三百块钱,绝对安全,全套服务。

记者:他给你多少钱?

司机:给我50块钱。

作为窗口行业,出租车与市民生活密切相连,也和营商环境息息相关。3月18日下午,新加坡客商普拉文完成了商务洽谈,离开青岛。临行前,他特别向记者这样表示。

新加坡客商普拉文:我认为这只是一个意外事件,我对青岛的印象一直很好。只是有些人想多赚一些钱,无论如何都不会影响我对青岛的印象。

普拉文离开青岛后,他的投诉也有了最终结果。经调查,当日司机使用便携式“跑得快”干扰运营数据,青岛大鹏出租车公司全部返还当日车费,对当事司机罚款两千并辞退,对运营车辆做出停车学习七天的处罚,同时通过翻译王女士向普拉文道歉。王女士告诉记者,作为一个热爱家乡的青岛人,自己真的不希望再帮助客人进行类似的投诉了。

王女士:我的一些外国客户或者朋友,从机场打车到酒店,香格里拉或者假日酒店,就是这么个距离,但是出租车司机经常会收到两三百,甚至有的时候就是没有票。所以我感觉这种事情,对青岛、乃至对中国都是不好的,就应该加强监督监管,加大惩罚力度。

本台短评:治理出租车顽疾 需要动真格出实招

乘客的抱怨、记者的体验,让出租车行业中这些备受诟病的顽疾再一次暴露在公众面前。市政务服务热线12345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市针对出租车行业反映的问题超过四万一千件,其中针对出租车收费计费问题的投诉超过一万件。由此可见,出租车乱象存在已久,而且久治难愈。

一座开放、现代、活力、时尚的国际大都市,人人都是营商环境,作为服务窗口的出租车,更应该有与之匹配的水准和面貌。眼下,出租汽车客运市场百日专项整治正在进行,希望行业主管部门能够真出重拳、根治顽疾,让这一次的百日专项整治成为规范出租车行业的最后一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