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山东“乡村振兴合伙人”试点一年

山东“乡村振兴合伙人”试点一年


“五一”假期,泗水县圣水峪镇龙湾湖畔,东仲都村村东,阅湖尚儒研学游文创基地开门迎客。

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曾经为城里人耳熟能详的一个词——“合伙人”,如今正在山东乡村渐渐流行。

说起合伙人,我们通常会想起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的高层人士,乡村怎么会有合伙人呢?2018年8月,山东出台《推进乡村人才振兴若干措施》,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面向海内外山东籍企业家、创业者及金融投资业者、专家学者等各类人才,招募“乡村振兴合伙人”,共同发展新型农业主体和农村新业态。

济宁作为全省唯一试点市,在省人社厅指导下率先启动“乡村振兴合伙人”(下简称“合伙人”)招募工作,着力破解人才要素参与乡村振兴内生动力不足问题。经过一年多的探索与努力,“合伙人”取得哪些成效?又带来了什么启示?

乡村情怀与发展机遇“碰撞”

——“人来了、心留下,事儿就好办了”

泗水县圣水峪镇龙湾湖畔,东仲都村村东,近看草木葱茏,莺鸣燕和,远望山峦起伏,湖面如镜。熟悉的石头屋子、红砖瓦房分布有致,这些“传统空间”里,承载的是一个个现代的文旅项目业态:木工坊、陶艺坊、书房、农特小院、砭石小院、蚕桑小院、民宿、咖啡馆、“土灶台”餐厅……它们共同构成了“阅湖尚儒研学游文创基地”。

“五一”正式开门迎客,让这个距离泗水县城12公里的小山村热闹非凡。虽然因疫情实行限流,基地最终还是在5天假期里吸引了3万多名游客,收入100余万元。

“为了能如期开业,我们不断赶建设速度,基地变化可以说是‘一天一个样’。”项目投资人、济宁市“乡村振兴合伙人”田彬说,他已和其他三位合伙人前前后后在此项目上投资3000多万元。从某种程度上说,开业是“一次考验和检验”。

一身休闲打扮,举止言谈之间充满“艺术范儿”,45岁的田彬其实是土生土长的泗水人,老家离东仲都村不足五公里。从青岛科技大学艺术学院毕业后,他在省内做过建筑工程、室内装修设计,“生意越做越大,口袋鼓了,心却空了”。

反复思量,他一心想回归家乡,在山村打造一方文化空间与场域搞文创,却遭到了家人朋友的强烈反对和“打击”。有的说这是“不正干!”“折腾!”“胡闹!”还有的说他是“走火入魔”,最好的朋友则苦口婆心劝说:“不是反对你‘跨界’,而是农村人才和资源太贫瘠,你做不成事儿!”

田彬知道大家都是出于好心,但他就是认准了这片青山绿水。

再浓的乡愁、再深的情怀也需要“落点”。转机是在2018年9月,济宁市在泗水县龙湾湖畔周边村庄开始打造乡村振兴示范片区。示范片区依山傍水,而且有三个“4.7”的优势:距离高速、高铁、尼山圣境项目均为4.7公里,可以往这里导流研学朝圣的游客。圣水峪镇党委政府理清这些方向和优势,与满腔情怀的田彬谈合作,双方一拍即合:田彬在东仲都村空闲废弃的宅基地上进行项目投资;政府负责货币补偿或者安置流转宅基地的农户,以及配套建设,共同打造“阅湖尚儒研学游文创基地”。田彬也被人社部门认定为“济宁市乡村振兴合伙人”,获颁了证书。

“人来了、心留下,事儿就好办了。”泗水县委副书记、县长赵鑫如是说。县里充分发挥市场力量和服务职能,让合伙人大展拳脚,在乡村播撒下一个个新业态的“种子”,政府做的事情就是搭建好平台、做好配套,助其成长。建设过程中,田彬等合伙人始终坚持“发展未来的思维定位乡村”,不破坏农村原有肌理,营造人和自然和谐的生活方式和环境。

去年8月,龙湾湖示范区又获批创建省级乡村振兴齐鲁样板示范区。修路、绿化、治污等一系列政府投资项目向这里集中。村中原本一条仅仅一步宽的道路,如今化身为双向通行、长达4公里的“樱花大道”。项目另一位创始合伙人王大强指着村头一个十分显眼的5G基站对记者说,这是移动公司专门给村里配建的,信号正好能完全覆盖整个基地,为今后在基地里搞“网红直播”和电子商务提供了信息技术支持。

作为济宁市第一家市级乡村振兴工作站,圣水峪镇工作站为了更好地为合伙人提供服务,把办公室设在了合伙人项目现场,在试点一线共同解决项目难题,合力推进项目落地。

“注册营业执照,过去都是找个代办公司代办,代办公司收费500元,现在是政府来帮你办。创业担保贷款,最高能给企业400万元……很多经营企业几十年的合伙人说没见过这种事儿。”王大强举例,县人社局帮助基地设置手工编织等具有地域特色的培训项目。目前,手工编织培训已开展三期,培训人员160人。

“政府把所有资源通过基地这个平台导入过来,解决合伙人在乡村自身难以解决的问题。”田彬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