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山东玻纤去年净利降现金流为负

山东玻纤去年净利降现金流为负

  山东玻纤(605006.SH)今日打开一字涨停板。此前该股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截至今日收盘,山东玻纤报10.78元,涨幅10.00%,成交额7.31亿元,换手率70.20%。     山东玻纤于2020年9月3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发行新股数量为1亿股,发行股票价格为3.84元/股,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荐代表人为臧晨曦、王成林。    本次发行前,山东玻纤总股本为4亿股,其中临矿集团持有2.64亿股,占发行前公司总股本的65.93%,为山东玻纤控股股东。山东省国资委为山东玻纤实际控制人。山东省国资委持有山能集团70%的股权,山能集团持有临矿集团100%的股权,临矿集团持有发行人山东玻纤65.93%的股权。    山东玻纤专注于玻璃纤维及其制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同时在沂水县范围内提供热电产品。山东玻纤采用池窑法生产玻璃纤维,依托于持续的研发创新和不断改进的生产技术,已经形成了玻纤纱和玻纤制品两大类产品。山东玻纤的产品应用领域较广,主要包括建筑材料、交通运输、电子电器、环保风电等领域。全资子公司沂水热电提供的产品包括电力、蒸汽和供暖。    山东玻纤此次募集资金3.35亿元,其中,3亿元用于年产8万吨C-CR特种纤维技术改造项目;3452.25万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而山东玻纤原计划募集资金2亿元补充营运资金,因此补血未能“解渴”。     山东玻纤本次发行费用总额为4947.75万元,其中,保荐机构民生证券获得承销保荐费用3560万元,山东和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获得审计验资费用750.91万元,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获得律师费用84.91万元。     2016年至2019年4年时间里,山东玻纤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均不敌同期营业收入,2016年至2019年,山东玻纤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32亿元、17.07亿元、18.03亿元、18.11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6.55亿元、8.91亿元、11.44亿元、7.94亿元;山东玻纤的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8亿元、1.21亿元、1.69亿元、1.4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97亿元、2.87亿元、3.98亿元、-4114.04万元。      2016年至2019年,山东玻纤流动比率分别为0.55倍、0.33倍、0.47倍、0.49倍,应收账款周转率13.78次、19.12次、19.85次、17.15次,存货周转率6.48次、9.93次、12.99次、11.63次。资产负债率67.27%、57.12%、54.37%、54.76%。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山东玻纤应收账款分别为8092.82万元、7775.36万元、1.04亿元和1.07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14.79%、13.47%、14.97%、11.96%;存货分别为1.54亿元、1.04亿元、8994.15万元、1.33亿元,分别占流动资产的25.58%、17.97%、12.96%、14.84%。     2016年至2019年,山东玻纤主营业务毛利率为26.90%、24.47%、29.83%、27.63%。     2017年至2019年,山东玻纤主要产品销售价格有所波动。无碱纱3年来单价为4559.67元/吨、4940.40元/吨、4313.83元/吨;中碱纱3年来单价为5523.77元/吨、5965.11元/吨、5510.74元/吨;电力为0.3233元/度、0.3230元/度、0.3517元/度;蒸汽为157.23元/吨、151.69元/吨、155.09元/吨;办公供暖为30.27元/平米、30.72元/平米、31.85元/平米;居民供暖21.00元/平米、21.00元/平米、21.00(23.00)元/平米(2019年11月开始的供暖季,公司根据物价局调整的收费标准,按照居民用户每个供暖季23元/平米)。      据中国经济网此前报道,玻纤行业属于重资产行业,投资较大。截至2019年6月底,山东玻纤有息债务合计为18.59亿元,而其货币资金只有1.97亿元,资金缺口之大可见一斑。具体来看,山东玻纤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债务为13.25亿元,包括短期借款8.2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7亿元、其他流动负债1.56亿元、长期借款5.34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18.59亿元。而截至2019年6月30日,山东玻纤货币资金合计1.97亿元,其中银行存款1.10亿元,其他货币资金8725.33万元。    在筹资过程中,山东玻纤对控股股东临矿集团颇为依赖。2016年,山东玻纤3次向向临矿集团拆借资金,共计2.50亿元。2012年至2017年,山东玻纤合计获得临矿集团委托贷款3.41亿元。山东玻纤融资始终依赖临矿集团。从2012年开始,尤其是2016年以来因为申请贷款需要,临矿集团及关联自然人公司高管牛爱君等频频为山东玻纤提供担保,合计约为50亿元,其中99%为临矿集团担保。截至目前,仍在履行的担保金额约为20亿元。    对此,山东玻纤回复中国经济网记者称,公司向临矿集团拆入的资金已全部归还,自2016年10月起,公司未进行新的关联方资金拆入。然而,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山东玻纤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净流出状态,且该公司本次拟募资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据长江商报报道,山东玻纤融资仍旧依赖大股东,只是换了一种途径。从2012年开始,尤其是2016年以来因为申请贷款需要,山东玻纤的控股股东临矿集团及关联自然人公司高管牛爱君等频频为公司提供担保,合计约为50亿元,其中99%为临矿集团担保。截至目前,仍在履行的担保金额约为20亿元。2012年至2018年,临矿集团为山东玻纤累计输血约56亿元。    山东玻纤及其子公司还曾因环保问题多次被当地环保部门处罚。根据公开披露,2015年6月8日,山东玻纤子公司天炬节能新建的6万吨ECER玻璃纤维生产线项目未经环评验收,主体工程建成投产,被临沂市环保主管机关处以停产并罚款人民币六万元的行政处罚。另外,2015年7月15日,沂水热电新建的1*75吨循环流化床锅炉、1*15+1*18MW热电联产项目未取得环保部门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建设锅炉及发电组项目,并投入生产,被处以停产并罚款人民币八万元。    但山东玻纤并不是只存在上述两起环保处罚。根据临沂市环保局披露的企业环保违法信息显示,2015年4月,山东玻纤因2#生产线废气超标排放,被临沂环保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立案处罚。2016年4月,天炬节能因一般固体废物存贮不规范,被环保局责令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款。山东玻纤相关人员称由于环保部门在现场检查之后立即进行了对外发布,后经再次核查,上述两起行为并没有违规,也没有进行后续处罚,所以不需要进行披露。    此外,目前,该公司玻纤纱设计产能29万吨,产业规模国内排名第四,全球排名未能挤进前十。然而,山东玻纤与全球玻纤行业龙头欧文斯科宁签署了长达8年的合作合同,公司每年向欧文斯科宁销售约定数量的玻纤产品。同时,山东玻纤也向欧文斯科宁采购原料。    长江商报报道称,欧文斯科宁既是其第一大客户又是供应商,市场高度质疑山东玻纤在替欧文斯科宁代工。对此,山东玻纤回应中国经济网记者称,公司与欧文斯科宁属于正常购销关系,对欧文斯科宁不存在依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