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体育 >

意体育部长为何跟C罗吵上了?

意体育部长为何跟C罗吵上了?

意大利的体育部长和球星吵架,在过去是很罕见的事情。但是五星运动党的体育部长斯帕达福拉和C罗吵上,一点也不罕见,不吵他怎么体现存在感?

斯帕达福拉和C罗争吵的原因是认为葡萄牙人没有遵守意大利的防疫规范,私自离开尤文图斯集体隔离返回葡萄牙。他应该在当时就指出来,但当时他更多是在那不勒斯弃赛的问题上模棱两可,给那不勒斯打烟幕弹。

斯帕达福拉和他所在的五星运动党领导人迪马约一样,都来自那不勒斯。

斯帕达福拉自己非常清楚意甲防疫规范是些什么,因为他参与制定了这个规范。但在那不勒斯违规弃赛的时候,斯帕达福拉首先是试图为那不勒斯找理由,他说地方卫生局有监控疫情的责任。

combo.spadafora.ronaldo.1400x840.jpg

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那不勒斯应不应该接受处罚的时候,斯帕达福拉也是格外模棱两可,他表示推迟比赛是应该的,最好是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或许是有人提醒了斯帕达福拉,如此模棱两可维护那不勒斯,后果是整个意甲夭折。因为如果那不勒斯弃赛成立,未来谁都可以要求推迟比赛,之前指定意甲防疫规范流程将沦为废纸。

这样斯帕达福拉的态度才又发生了转弯,他给自己留台阶,表示原来的流程规范是足够应对此类情形的,如果大家都尊重规范,所有赛事都能继续进行,希望法官能够做出一个智慧的决定。

但斯帕达福拉维护那不勒斯的心意是殷切的,在体育法官判那不勒斯0比3告负并扣1分的决定出来以后,斯帕达福拉并未表示对体育司法的支持,又含糊地说:“我们看看上诉的结果。”

0_7e48yjlq.jpg

18377037,00.jpg

(2)

为什么说斯帕达福拉和C罗吵架体现自己的存在感?需要了解一下他是怎样的一个体育部长。

斯帕达福拉所属的五星运动党是意大利政坛的暴发户,在2018年春天的选举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五星运动党被一些反感他们的意大利人称为“邪教党”,因为该党聚集了很多奇葩“民科”代表,例如认为疫苗是比尔·盖茨灭绝人类的阴谋,或者是会计出身的经济部副部长对经济学教授说,“虽然你读书比我多,但不见得就比我懂得多。”或者宣称欧盟出资修建意法高铁只对法国有用,根据该党委派的专家计算,意法高铁只能让旅行时间缩短1分钟20秒(而不是数小时)。

不过在2018年爆发之前,五星运动党的蛊惑力确实超强,因为他们简直就是无所不能,既格外重视环保,又承诺给所有没工作的穷人发工资。这让他们不仅收获了一些过去对左右两派同时感到失望的选民,更收获了大批过去懒得去投票的底层选民。

但五星运动党成为执政党以后,意大利经济和社会形势一塌糊涂,他们的民意像雪崩一样下滑,在此后的欧盟议会、地区领导人选举中,五星运动一败涂地。几乎可以肯定,下一次意大利全国大选,五星运动甚至有退出历史舞台的风险。

这是因为除了说谎蛊惑民众,五星运动党没有任何别的本事。他们第一次联合组阁,盟友是极右萨尔维尼。五星运动在这届政府里推出了极左色彩的穷人基本工资计划,但这个计划的实施根本没有改善贫穷,也没有促进就业,反而加深了腐败。黑手党以失业者身份领取穷人基本工资,每天开着豪车到处招摇;很多短期工作者主动要求打黑工不要签合同,这样他们可以同时领取穷人基本工资;更有夏季浴场找不到季节工,因为往年的季节工说,来工作我就每月领不了穷人基本工资啦!

1602896142921097487.jpg

萨尔维尼和斯帕达福拉

(3)

斯帕达福拉作为五星运动成员,在第一届联合政府分管机会平等和青少年工作。此后五星运动和萨尔维尼联盟党的联合政府破裂,五星运动又和中左派的民主党联合组阁,斯帕达福拉成为体育和青年政策部长。

从任职开始,斯帕达福拉从未获得过意大利体育界的好感。

和意大利体育界交恶,始作俑者倒不是斯帕达福拉,而是之前的五星运动-联盟党联合政府。

五星运动上台的一大口号是廉洁反腐,而他们的盟友联盟党是最能贪的政党,到现在意大利司法部门都还在追踪该党4900万欧元经费人间蒸发的重大案件。

联盟党看上了意大利体育这块肥肉。意大利每年有数亿体育经费是交给意大利奥委会分发给下属各单项协会。意大利体育多年以来一直是一个独立、自治的世界,从体育运动的开展和体育成绩角度来说,意大利奥委会和各单项协会是做得不错的。

联盟党以体育需要向基层民众倾斜为理由,要单独成立一个政府机构来分配体育经费,给谁多少钱由新机构说了算。让意大利奥委会从此以后只管奥运代表团的备战,其它都归政府制定的办公室来管理。

五星运动并不是这个议案的主力,但他们也很乐意附和,因为看上去像是在进行一次改革,目的是整顿体育圈的腐败。

到底由新成立的政府办公室来管钱更容易腐败,还是各个单项协会在奥委会内部民主协商分配经费更容易腐败?

上届政府通过这个改革方案的时候,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就已经对意大利发出过警告,如果改革方案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规定的各国奥委会的自主和独立性,意大利可能被逐出东京奥运会。

2019年,就在巴赫要求进一步解释的时候,五星运动-联盟党联合政府破裂了。所以国际奥委会在等待新一届意大利政府对此事的反应。

juve-napoli-campionato-serie-a-spadafora-procollo-asl.jpg

斯帕达福拉成为体育部长以后,他的任务是对原改革方案进行一些修订,以便让其可以被体育界接受。结果斯帕达福拉的修订草案曝光以后,受到了意大利体育界严厉的批评,认为他完全是在瞎搞。对于意大利体育,最好的方案是取消之前的所谓改革,而不是在一个失败的改革方案上寻找和稀泥的可能。

这时候巴赫又发话了:对意大利奥委会的工作开展感到深切担忧,我们已经致信体育部长斯帕达福拉,因为意大利的新法案违背了奥林匹克宪章。我认为现在意大利运动员备战东京奥运会存在巨大风险,目前的后果有可能意味着意大利获得奖牌的可能性被减少。”

斯帕达福拉一下子火了,“巴赫那你说说啊,你说清楚修订草案里哪些地方违反宪章啦!说不清楚你就避免把国际奥委会这么重要的机构拖进如此没有建设性的争吵里面来。如果对于巴赫来说白俄罗斯奥运会的自主性没有问题,你还谈意大利做啥?”

巴赫当然不会和斯帕达福拉争吵,国际奥委会不会评判一个国家和政府的行为,但如果他们认定意大利奥委会失去了自主权和独立性,那么国际奥委会可以通过决议,让意大利禁入东京奥运会。

同时,斯帕达福拉拿白俄罗斯为例子,也是五星运动党的习惯。他们并不是瞧不起白俄罗斯,而是觉得白俄罗斯各方面没啥不好。五星运动在经济上信奉查维斯主义,公开盟友是委内瑞拉,在欧洲他们几乎没有盟友,尤其是他们选择支持法国黄马甲运动中呼吁暴力夺权的组织,让不少之前对这个党派还有所好感的人大跌眼镜。

29810517-696x461.jpg

(4)

就意大利目前的五星运动-民主党联合政府来说,新冠疫情延续了本届政府的寿命,甚至沉重地打击了在各种言行上模仿特朗普的萨尔维尼。本次欧洲二次疫情爆发,意大利情况远不如西班牙、法国、英国严重,孔蒂二期政府得到了不少好评。

但五星运动在上一届政府附和了太多联盟党的主张,不管是移民法案还是体育改革,他们如果不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做出修改,各种工作都无法推行下去,但如果全面推翻之前的法案,又是自己给自己打脸。

从这个角度来说,斯帕达福拉作为体育部长的生涯也注定了一半是牺牲品一半是替罪羊,也难怪他一度想要辞职。

和C罗吵吵也不差,至少未来大家会记得,这就是之前和C罗吵过架的体育部长。否则,谁记得他为意大利体育做了什么?他确实又曾做了什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