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 >

DMG印纪传媒400亿市值蒸发 大股东疯狂套现

这家上市仅四年的行业新贵,已不复当年参与出品《环形使者》、《钢铁侠3》等多个大片的风光。为何落到如此难堪的境地?

印纪传媒(DMG)

印纪传媒(DMG)

10月23日,印纪传媒发布两则公告:

一则称公司控股股东肖文革所持公司的股份被法院新增轮候冻结,这是印纪传媒复牌三个多月以来,肖文革所持股份遭遇的第四轮冻结。另一则是声明印纪传媒拟变更英文全称为Yinji Entertainment and Media Co., Ltd.,英文简称不再为DMG,改为Yinji,公司中文名称、证券代码、中文证券简称不变。

这两个变动似乎未至于致命,但都可能成为使其倾塌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2017年4月开始,印纪传媒已经停牌两次,每次长达半年;今年7月复牌以来,股价一路下跌,最低跌至2.54元每股,相较历史最高价,市值蒸发400多亿;2018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大股东肖文革套现24亿再质押余下股权,“二号人物”张彬套现8.79亿;身兼四个职位的女董事长吴冰报称身患疾病无法回国,三名独立董事辞职之后立马向深交所举报了印纪传媒。

新浪娱乐走访了印纪传媒位于北京市朝阳门一带的办公地点,办公区依然正常运营,不过据往来员工透露,公司计划把两层办公区缩减到只剩二十五楼一层。二十五楼的古朴庭院,由印纪传媒三大创始人之一的丹·密茨亲自设计,如今望去,主色调朱红色还鲜艳抢眼。

只是这家上市仅四年的行业新贵,已不复当年参与出品《环形使者》、《钢铁侠3》等多个大片的风光,甚至让人想质问它,为何落到如此难堪的境地?

北漂的纽约人组局

1990年,23岁的纽约人丹·密茨来到北京,想在这里开一间电视广告公司。当时的北京几乎没有什么摩天大楼,城市里基础设施不完善,就连出租车都打不到。在大街上,这个北漂的想法,像是笼罩上“银翼杀手色彩”,灰暗而又阴郁。

那时候丹·密茨也什么都没有,他只是一个毕业于纽约本地某个城市表演艺术学校的自由广告导演,“自由”的意思是,没有合约,也没有职业经历。

1993年,丹·密茨在一个本地生产商的帮助下,以几千美元,在北京的一座专门出租给西方人的复式单元楼里,成立了广告公司DMG(Dynamic Marketing Group),合伙人是两个识于微时的朋友:刚来北京时,丹·密茨在小型商业电影和电视拍摄场地帮助过的两个人,一位是曾经获得过全国女子体操全能冠军的吴冰,另一位是号称金融高手的肖文革。

2004年,DMG赢得大众汽车的全额合同,这成为公司发展的转折点。2005年,DMG通过媒体宣布当年盈利超过1亿美元,那一年,中国广告市场的规模为104亿美元,这一数字在2007年达到140亿美元。

在中国广告市场浪潮里翻滚的丹·密茨,不但将“说白了吧”说成了口头禅,还把“踏踏实实做人”总结为自己的成功之道,深谙华人社会的人情来往。在不同的场合里,他都强调“关系”在中国办事中的重要性。

当年的媒体文章这样描述丹·密茨迎接自己生意伙伴的场景:

“像许多人那样,丹·密茨(Dan Mintz)从容不迫地抵达上海机场,在那里和他的合作伙伴见面;但是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密茨乘坐的是由司机驾驶的梅赛德斯·奔驰S600,旁边是警察护卫,9个警察神色庄严,密切留意着周边的动静。密茨的合作伙伴芬顿坐进了后座,而密茨,作为北京印纪广告有限公司 (Dynamic Marketing Group,DMG,中国发展最快的广告公司之一)的创始人和总裁,让一个员工带着芬顿的护照去办理行李托运和海关手续等事宜。‘我们不在这里耽搁时间。’密茨微笑着向芬顿说。”

“芬顿的中国之旅即将结束,肖文革和吴冰为芬顿安排了告别晚宴,密茨驾驶一辆大众途锐沿着长安街前行,中途经过人民大会堂,这一路线显然安排得非常到位。”

知情人士向新浪娱乐独家曝光了一封印记传媒内部信,其首席运营官承认公司现金流受到挤压,导致工资无法正常发放,表示目前的解决办法是裁员、管理层停薪及变卖财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